(圖僅為示意)

我叫陳小蘭,今年26歲。有一個兒子,一歲半。老公是個水電工,在城裡打工。留下我和孩子還有2個老人在農村。

最開始的時候,家裡因為經濟比較拮据。老公為了多賺錢,就和別人一樣進城打工去了。最開始,每個月往家寄1萬元。偶爾,我會帶著孩子去城裡看老公。雖然老公住的房子條件很差。但是每次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日子卻總是很幸福。

可 是過了一年,我卻發現不對勁了。老公每個月往家裡寄來的錢越來越多,每月差不多寄四萬給我,最開始,我和公公婆婆都很高興,都認為是像電話里老公說的那 樣,因為老公能力強,收入越來越高的原因。但後來,我每次想帶孩子進城看老公,卻總是被他拒絕,總是以工作太忙,出差為由拒絕我。我和孩子快半年沒看到老 公了。我心裡特別思念老公,同時也多了很多擔憂。覺得老公總是有什麼事瞞著我。擔心老公背著我們做違反犯罪的事。結果,卻讓我發現了老公背著我做出了對不 起我和孩子的事。



有一天,我抱著孩子在村裡的一個玩的要好的朋友家玩。她老公當時和我老公是一起進城打工的。那幾天,她老公剛好回家探親,剛離開家。沒想到,朋友拉著我,悄悄的告訴我:「小菊,你老公這段時間寄回來的錢,是不是越來越多?」

當 時我就納悶了,老公寄回家多少錢的事,我從來不跟外人說的。因為老公一直告誡我,不要跟村裡人說,省

的別人七嘴八舌,亂傳謠言。朋友這麼一問,我心裡有點 慌了。看到我支支吾吾,朋友直接說:「好了,你就別瞞了。你老公這段時間寄回家的錢肯定是越來越多了。他是不是跟你說這些都是他掙的?你啊你,你多長點心 眼吧。我老公告訴我,你老公半年前就沒在公司上班了。聽說,以前上門給一個單身寡婦修水電,次數多了,兩人就勾搭上了。那個女人老公出車禍死了好幾年,留 下一大筆財產。兒子也在外國留學。一個人在家孤單寂寞。不久,就把你老公勾引上了。現在你老公就住在她家裡,兩個人過起了夫妻生活。那個富婆時不時給你老 公錢花,你老公日子不要過的太瀟灑。時間長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小心你老公都是別人的了。」得知老公這些錢的來歷,我整個人都懵了,我終於知道我一直 擔心老公為了家做違法的事,可我從沒想過他是被人包養了。



我跌跌撞撞的抱 著孩子回了家。晚上,我給老公打去電話,過了好久老公才接聽電話,電話里,他還埋怨我打攪他加班。我一聽就特別火。大聲問老公:「加班?你加班伺候誰呢 你,是不是在床上加班啊你。我在家辛辛苦苦給你帶孩子,照顧公婆,你卻在外面風流瀟灑,你對的起我麼。你還是人麼?」

老 公被我突然發飆鎮住了,只說了句:「你瞎說什麼呢,別胡說,等回來再跟你解釋。」當晚9點多,老公開著一輛車回來了。老公的突然回來,公公婆婆開心不已, 關心的問這問那。當時我就直接對老公大罵道:「你還有臉回來,你怎麼不去伺候那個女人呢。怪不得我一說帶孩子進城看你,你總是各種理由推脫,原來你是一心 一意想跟那個女人在一起,都不要我和孩子了。」



公公婆婆被我這麼一吼,都嚇住了。老公趕緊關起門,把我按在椅子上,對我和公公婆婆說:「你小聲點,別那麼大聲。對,這半年,我是沒上班,和一個女人住在 一起。那個女人沒有老公,但是很有錢。每個月給我5萬的生活費。她並沒有讓我離婚,只是孤單寂寞,說一個女人在家不容易,她兒子又在國外讀書。她只是想讓 我在她兒子留學回來前幾年陪她。我不上班,還每個月都有錢拿,這個何樂而不為呢?況且她跟我保證,以後分手後絕不找我麻煩,到時還給我150萬分手費。你 知不知道,進城打工有多不容易,我們做電工的,風裡來雨里去

,不管多大的太陽,多大的風雨都要上門給人家維修水電,有時還被人瞧不起,賺的又這麼少。我確 實挺不容易的。我做這些,都是為了家。為了咱兒子。之所以不告訴你,只怕你胡思亂想。」



沒想到,公公婆 婆知道後,不但不為我做主,還埋怨我太不懂事,太不體貼老公賺錢不易。當時我強烈提出要老公和那個女人斷絕來往回鄉。沒想到,老公和公公婆婆卻都反對我, 婆婆更是說道:「你這個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個月你什麼都不用做,不用操心,老公在外面掙錢給你寄回來,不就幾年的事,老公又跑不了。難不成他會 為了個老女人不要你和兒子了。你怎麼這麼蠢呢你。我堅決不同意兒子和那個女人分開。你要是真過不下去,可以,你可以離婚,但是孫子得給我們。我就不信,幾 年後,我兒子有錢,還怕娶不到好媳婦。」

聽 了婆婆的話,我淚如雨下,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家庭,為了錢,可以不要自尊了麼。這事,村裡遲早會被人傳開。到時我們會被別人背後怎麼議論他們都不去考慮的 麼?難道為了錢,真的可以面子都不顧及了麼。老公也勸了我幾句後,就說那個女人還在家等著他,抱了下兒子後,就開著車走了。看到老公離去的背影,我心如絞 痛。抱著孩子進了房間,默默的哭泣著。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任由老公和那個那個女人同居,如果老公變心了怎麼辦。到時不要我怎麼辦。如果我 堅決不同意,老公要和我離婚我又該怎麼辦呢?孩子這麼小,無論判給誰都很可憐。現在的我,到底該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