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DOC
       

文|meiya


       

一、有錢還是一樣要過普通人的生活

有 一回,去外地出差,是一個開發商請我們去做活動,安排住在超五星的酒店,那個酒店的大堂用八個字來形容就是:「金碧輝煌,宛若宮殿」。我一個人住一間豪華 大床房,床頭櫃上擺著一個精緻的花瓶,中間插著一支新鮮的馬蹄蓮。衛生間的馬桶圈是時刻保持體溫的,還有好幾個按鈕,可調節沖洗的水量大小,還有烘乾功 能。還好我之前在《刺蝟的優雅》一書看到過更奢華的馬桶介紹(按鈕沖洗的時候頭頂還有個環繞立體聲會給你播放音樂)不然我這種屌絲,估計會被那些功能嚇得 便秘。我站在房間中央,忍不住演繹了一把電影《茉莉花開》(劇本改編自蘇童的小說《婦女生活》)中的國際章誇張又彆扭的台詞:「啊呀,這樣好的房間,這樣 高級的馬桶間,還有這樣柔軟的眠床,啊……」

這一天我興奮得要命,不單單是體驗了一把奢華,還隱約找到了人生目標:「如果我這輩子能住在這樣的地方,我一定會很幸福啊,嗯,我要為這個目標奮鬥,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

我帶著找到人生方向和目標的興奮感睡著了,第二天一早醒來,掀開被子,我發現那麼大張的床我只睡了很小的一部分,只弄皺了五分之一的床單,另外五分之四的白色床單還是平整嶄新的,我矯情地用手撫摸一下,然後決定在沒睡過地方再躺一會(屌絲氣質頓時如滔滔長江水傾瀉而出)。

那天的自助早餐標價是288元,琳瑯滿目,什麼都有,我跟自己在家吃的一樣:一碗白粥、兩個小肉包,幾小截油條,一碟鹹菜,還有一杯酸奶。


       

那一整天我都在考慮一個問題:就算有一天,我真的成為有錢人,我真的會比現在更幸福嗎?我還是只睡那麼大點的地方,吃那些簡單的早餐。我的需要好像 不會變多,其實我需要的真的很少,除了這些,我還要什麼呢?你看,只一天的時間,我又陷入迷茫之中,從目標明確的人生到又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了。
       


       

去年我認識一個女老闆。首先她長得很美,35歲,容貌清麗,臉上的皮膚光滑緊致,吹彈可破,胸前四兩肉一點也沒下垂,腰圍長年維持在24,一身華 服,氣質出眾;其次她的家庭很美滿,開了好幾個公司的丈夫很愛她,對她溫柔又大方,每到節日都會送她禮物,還有一個念幼兒園,長得非常萌的女兒;最後她自 己還事業有成,經營一家年盈利一千多萬的百人公司。在外人看來她真的很幸福,人人都會羨慕她的生活,她就是眾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可是有一天她居然在網絡 上跟我說這樣一句話:「我經常覺得生活很絕望,真的很令人絕望。」

我 朋友的朋友張先生是一個台灣大老闆,他父親創立了一個大公司,他算子承父業的富二代,身家過億。今年50歲的他每一個月都要在台灣、中國大陸、越南、新加 坡等地的工廠飛來飛去,出差的同時也順便旅遊,吃吃喝喝玩玩,看起來過得非常瀟灑。某一次朋友請吃飯,席間聊天,他說覺得自己很迷茫很疲憊,不知道自己接 下來要幹什麼。做事業的激情已經褪去很多,再也找不回年輕時候拚命工作的激情了。然後又說起他一次旅行的經歷。有一次他在陽朔旅行,遇到一個打著非洲鼓的 流浪藝人,他看對方表演了很久,然後兩個人聊天,他知道這個流浪漢非常自由,去過很多地方,他非常羨慕對方,特別想放下工作和他一起流浪,他覺得這才是他 想過的人生。他第二次到陽朔,又去那條街上找那個流浪藝人,再也沒有遇見,心裡悵然若失。

       

二、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最 近我很認真地看了一本書——坎寧安的《時時刻刻》,講了三個女人的故事:弗吉尼亞·伍爾夫,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倫敦的天才作家;布朗太太,二戰後住在加州的 家庭主婦;克拉麗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紐約的出版編輯。小說的結構無疑很創新,用「達洛維夫人」這一關聯性將三個不同年代,不同家庭的女人放在同一時間維 度裡,用平行敘述的方式,一章講訴一個女人,錯落有致,充滿韻律美。但是在我看來形式並不是最重要,書的內容才是,很多人說講了女性主義、女性價值、女同 性戀之類的,我覺得它的主題並不侷限在女性這一群體上,而是更為宏大,講人生,講生活的本質,以及在認清生活本質之後你如何去熱愛它。

伍爾夫給丈夫留下一封遺書:「我確信自己又要精神失常了:我感到我們無法再一次經受這樣可怕的時刻……」離開家後,她在厚重的大衣口袋裡裝滿了石頭,走向了河心。她的屍體隨著水流而下,最終被一座橋的橋樁擋住,她背對著河,臉貼著石頭,然後一對母子從橋上經過。

勞 拉·布朗剛剛給丈夫買好了生日禮物,並和三歲的兒子一起烤了生日蛋糕,她的腹內還孕育著另一條小生命。趁著丈夫還沒有回來之前,她將兒子托給鄰居照顧,一 個人駕車出去,帶著忐忑不安在旅館租了一間單人房, 然後躺在床上閱讀《達洛維夫人》,想著原來死亡是如此容易,就像在旅館訂上一間單人房。
       


       

克拉麗莎為罹患了艾滋病的前男友——詩人托馬斯舉辦了一場晚會,慶祝他拿到一項重要的詩歌大獎,當晚卻目睹了托馬斯跳樓自殺,然後看著他的屍體不知如何處置。

從表面上看來他們自殺的原因是:伍爾夫得了抑鬱症,之前她崩潰過幾次,這一次覺得無法再承受;勞拉·布朗受困於家庭主婦的角色,家庭生活讓她感到窒息;托馬斯得了絕症,無法盡展自己的才華。實際真正讓他們自殺的原因是:受困於生活,對生感到厭倦。

我 關注的友鄰里面有幾位專欄作家,其中有一位我時常會在《上海一週》上看到他寫得妙趣橫生的小文。有一天他發了一條廣播:「如今我過上了天天想死的生活」有 豆友勸他好好休息一下,他補充了一句:「 完全是一種對人生的,深深地,深深地倦意……」我特別能理解這種情緒,我自認為算得上積極樂觀的人,但是還是會時不時生出那種對生活無邊厭棄的情緒來,說 白了就是活膩了,實在過厭的感覺。我想其他人也一樣吧,有從來就沒有對生活厭倦的人嗎?我認為當一個人活膩的時候就需要小死一次,這段時期很痛苦,如果熬 過去了就繼續活下去,如果熬不過去就會自殺。兩千年前的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加說:「人生不斷學習生存,人生也不斷學習死亡。」你需要一次次看透生活的本質, 一次次學習死亡,才能好好生存下去。


       

在過去的很長時間裡,我一直以為當有一天我變得不普通了,比如擁有大把的財富,擁有令人豔羨的名望,我就不再需要面對普通的生活,就像《時時刻刻》 裡克拉麗莎在街上遇到電影大明星,渴望自己可以跟明星一樣不平凡,過耀眼的生活。到那時,我將不再受困於生活的瑣碎、無聊、噁心、齷齪、疲憊、壓力、厭 倦、憂傷、痛苦、虛無……我的生活一定充滿光鮮、快樂、愉悅、舒服、安寧、幸福……


       

可是我現在已然明白,無論我怎麼努力,即便我名利雙收,依然不能脫離普通的生活,只要我生而為人,我就受困於生活,甚至受困於幸福的生活,比如我認 識的那位美女老闆。事實上我們所有的人都受困於生活,受苦於這有限的時間和很快不再青春的肉身,受困於大大小小一切形式的責任,受困於來自方方面面的壓 力,受困於生活中那些瑣碎、無聊、噁心、齷齪……

與其說我害怕成為普通人,還不如說我害怕生活,害怕找不到一種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度過人生,害怕不知道什麼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當我必須面對物質生活上那些惱人的小事時,當我需要承擔工作責任又想逃避時,當我不得不面對不喜歡的人又要假裝熱情時,我總是不停地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就是生活,你不要害怕生活!」

《時時刻刻》中引用了莎翁的詩歌:「不要再怕炎炎驕陽,也不要畏懼寒冬的肆虐。」我理解為不要畏懼生活中的一切,無論好的還是不好的統統都接受。如果我們不畏懼生活,我們將不畏懼一切,包括死亡,因為死亡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伍爾夫說:「親愛的雷納德,要直面人生,永遠直面人生,瞭解它的真諦,永遠的瞭解,愛它的本質,然後,放棄它。」

梭 羅說:「生命並沒有價值,除非你選擇並賦予它價值。沒有哪一個地方有幸福,除非你為自己帶來幸福。」我以前覺得追求幸福、快樂才是人生的第一要義,後來才 漸漸懂得幸福、快樂並不是人生最最重要的東西,意義才是。尋求和建立意義,為意義而活,它可以幫助你去走完人生,度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尤其是在現在這樣 一個信息更新快速,充滿選擇和誘惑的時代。

羅曼·羅蘭說:「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但是這世間最難做到的就是「熱愛生活」這四個字。
       


       

三、人, 必須選擇一種生活方式並有勇氣堅持下去

寫到這裡我想起一個捕魚人的故事:

有 一個美國商人坐在墨西哥海邊一個小漁村的碼頭上,看著一個墨西哥漁夫劃著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幾尾大黃鰭鮪魚。這個美國商人對墨西哥漁夫能抓這麼高檔 的魚恭維了一番,並問道,「要多少時間才能抓這麼多?」墨西哥漁夫說,「才一會兒功夫就抓到了。」美國人再問,「你為什麼不待久一點,好多抓一些魚?」墨 西哥漁夫覺得不以為然:「這些魚已經足夠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 」

美國人又問:「那麼你一天剩下那麼多時間都在幹什麼? 」

墨西哥漁夫解釋:「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幾條魚,回來後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我的日子可過得充滿又忙碌呢! 」

美 國人不以為然,幫他出主意,他說:「我是美國哈佛大學企管碩士,我倒是可以幫你忙!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去抓魚,到時候你就有錢去買條大一點的船。自然 你就可以抓更多魚,再買更多漁船。然後你就可以擁有一個漁船隊。到時候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如此 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然後你可以離開這個小漁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磯,最後到紐約,在那經營你不斷擴充的企業。 」

墨西哥漁夫問:「這又花多少時間呢?」

美國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墨西哥漁夫問:「然後呢? 」

美國人大笑著說:「然後你就可以在家當皇帝啦!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把你的公司股份賣給投資大眾,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幾億幾億地賺!」

「然後呢?」

       

美國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邊的小漁村去住。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

墨西哥漁夫疑惑的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先 拋開馬斯洛的五大需求層次理論來說(人的生理、安全需求滿足後要發展更高層次的需求,一直到追求最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這個故事中沒有誰的選擇是對,誰的選 擇是錯的問題,只是不同選擇,不同人生罷了。雖然看起來終點都一樣——在海邊的小漁村過悠哉的生活,但是過程卻完全不一樣。如果你覺得安於現狀是你想要 的,那選擇安於現狀的生活就會讓你幸福和滿足,如果你不甘平庸,選擇一條改變、進取和奮鬥的道路,在這個追求的過程中你也一樣會感到快樂。所謂的成功,也 許就是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生活。最糟糕的狀態莫過於當你想選擇一條不甘平庸,改變、進取和奮鬥的道路時卻以一種安於現狀的方式生活,最後抱怨自己沒有 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

人, 必須選擇一種生活方式並有勇氣堅持下去。

但是,你懂得自己想要是什麼嗎?你說得清,道得明嗎?


       

喜歡回覆「哦」的人,小心點!        

不好意思,我脾氣也不好        

六個很有生活哲理的故事,值得讀讀        

是什麼阻止了你成功?看完豁然開朗        

喜歡回覆「哦」的人,小心點!        

當你老了,一生最後悔什麼?全球統計前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