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世紀90年代初日本經濟泡沫破滅之後,「日本完蛋了」「日本從此以後將瀟灑地走向衰落」「日本是19世紀的英國」等論調開始取代「日本神話論」「21世紀是日本的世紀」「日本是不可戰勝」等論調。
   
  尤其是2001年3月,已經年逾八旬的日本前首相宮澤喜一親自上陣宣稱日本經濟面臨崩潰,正式拉開了「日本經濟崩潰論」的序幕。
           


       


   近日,日本經濟學家川上ゆう在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採訪時稱:「中國至少比日本落後40年。」關志雄是在批評有關「中國將超越日本」的言論時說上述話的。
   

  他還將目前中日經濟關係比喻為60年代的日本和美國,也如當時美國人看日本崛起的緊張心態一樣:「看到中國即將吞併原本屬於日本的製造業版圖,日本人當然緊張。」
   
  他還宣稱,其實中國不會那麼容易、也不會那麼快超越日本。他也不相信中國能在幾十年內超越日本經濟10倍的說法。他說:「以中國人口之多,整體經濟規模可能很大,但按個人收入和生活水準來說,不會有超越的可能。」
  

 日本經濟,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到20世紀90年代的45年內,創造了不少令世人關注的經濟奇迹,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
   

       


       


  但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日本經濟的發展模式已是不合時宜了。若從日本人的性格分析,由於島國的地理因素,一些日本人心理狹隘,行為偏激,對錯誤沒有勇氣承認,對國外不開放本土市場,限制進口,在國內拒絕外國貨;
   
  再加之,變為強國后的日本有些狂妄自大,處處顯得傲慢與偏執。現在出現的種種情形是其強大后的劣根性的直接體現。因此,日本經濟衰落已是必然。
   

       

日本人眼中的中國製造業 看完后無語沉思        

  1. 日本人眼中的中國企業:死得太快了!

首先,你必須知道一個基本事實:中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2.5年,中國集團企業的平均壽命僅7-8年,與歐美企業平均壽命40年、日本企業平均壽命58年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日本調查公司東京商工研究機構數據顯示,全日本超過150年歷史的企業竟達21666家之多,而在明年將又有4850家將滿150歲生日,後年大後年大大後年將又會有7568家滿150歲生日……

       


       


       

而在中國,最古老的企業是成立於1538年的六必居,之後是1663年的剪刀老字號張小泉,再加上陳李濟、廣州同仁堂葯業以及王老吉三家企業,中國現存的超過150年歷史的老店僅此5家。經過計劃經濟時期的變異,其字型大小的傳承性其實已大打折扣。

中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僅2.5年,集團企業的平均壽命僅7~8年,與歐美企業平均壽命40年、日本企業平均壽命58年相比,相距甚遠。

日本被譽為是「工匠國」,其企業群體的技術結構猶如「金字塔」,底盤是一大批各懷所長的幾百年的優秀中小企業。這些企業或許員工不足百名,但長期為大企業提供高技術、高質量的零部件、原材料。很多中小企業在世界市場上掌握著某種中間產品、中間技術的絕對份額,甚至不乏獨此一家。

       

日本人天生性格追求極致完美、嚴謹、執著、精益求精,當自認為技術還不夠完美時不會拿出手。在技術研發方面,日本有三個指標名列世界第一:一是研發經費佔GDP的比例列世界第一;二是由企業主導的研發經費佔總研發經費的比例世界第一;三是日本核心科技專利佔世界第一80%以上。

這意味著日本整個國家對技術研發的重視,同時也告訴我們為什麼日本科技能獨步天下。經濟不只是單純地建造工廠,然後高效運作。中日在經濟基盤建設上仍有很大差距,日企不只在於表面豐田、松下、索尼、佳能、日立……,而是更多在國際市場上眾多領域的「隱形王者」。

中國離強國還有很遠很遠很遠的路要走,要想成為真正的經濟強國,不能依靠炒房地產、炒金融、吹IT泡沫,還需要向日本學習務實精神,通過腳踏實地、培養紮實的實業做支撐。

日本長壽企業長盛不衰的原因有很多。日本長壽企業比歐美做得更好,日本企業投資都講究戰略,注重長遠投資和利益回報,每每投資都考慮幾十年以後的市場定位和變化。

日本企業是家社會,重視員工利益。西方則重視股東利益。從現代資本理論來看,日本企業的資本利率不一定有西方企業那麼高,但是他們可以保持長期利益不斷延續。

反思中國企業,是如何經營思考的?

       


       


       

2. 為何中日差距越來越大?追求不同

在我的印象中,中國的大部分企業家,尤其是江浙一帶的企業家,似乎對賺錢有著某種天賦。所以,很多人在主業上小有成就之後,便立馬開始「多元化」戰略,投資房地產、投資股票證券。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中國人的特性習慣,企業、百姓都是如此,所以一點也不奇怪。

而日本的企業家給人的印象似乎對產品本身更感興趣。

       

我這次去日本,和日本一個青年企業家交流,他們公司是做汽車軸承的。說實話,汽車軸承在我眼裡確實是一個小產品,沒什麼了不起。但他一說到他的產品的時候,就開始手舞足蹈,兩眼發光,似乎特別地享受設計和生產的過程。

我一問,原來他父親是公司董事長,他哥哥是總經理,他是主管技術的董事、副總。公司規模不大,一百來人,但是服務的客戶卻是豐田、本田、鈴木這些大名鼎鼎的公司。他們家裡好像也沒有別的生意。他說,光軸承需要研究的東西就太多了,幾代人都研究不透,哪有精力再去做別的?

從兩者區別,我明白中國人只是賺錢,日本才是做事業。

兩者結果可想而知……日本有幾萬家百年企業,而中國真正意義上的百年企業一個也沒有,這是就是原因。

其實我們仔細來看一看全球著名的品牌,無論是任天堂、微軟、尼康、賓士,豐田,麥當勞……,他們似乎都永遠只專註於某一個領域,始終在他們的行業裡面越做越深,越做越有樂趣,越做越大。

而我們的企業,包括海爾、聯想在內的中國品牌,本行都沒有完全成功,也開始搞投資,做房地產,甚至做保健品,忙著賺錢而嚴重忽視本行,典型不務正業。這恐怕就是我們中國的品牌和日本品牌之間的差距所在。

       


       


       

記得前段時間中央電視台報道過浙江某個地區,這個地區可以迅速擁有某個產品全球前幾名的加工生產能力,但同時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又放棄了原來的行業進入另外一個行業,然後又迅速成為另一個行業里的前三名。

但是無論做什麼行業,廠房永遠是那麼破舊,設備永遠是那麼簡陋。所以,他們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他們確實是賺了一些錢,但是這種財富的積累是不可持續的,他們也沒有獲得同行的尊敬。

我在東京中小企業促進中心考察的時候,帶領我們參觀的領導有一段話讓我特別記憶猶新:

       

「現在你們中國人太厲害了,你們的學習能力太強了,就像跑步一樣,我們在前面跑,你們在後面追,你們追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們越來越擔心被你們追上。所以,我們就不得不創新。要創新,就必須要加大投入,加大投入就必

須要提高價格,這樣我們才能夠在殘酷的競爭中保持自己微弱的優勢,我們才能生存。所以我們必須專注,我們必須創新,我們必須精益求精,這也是你們逼的呀。」

說實話,談到這段話的時候,我的臉火辣辣的,他的話表面上說起來在表揚我們,說我們的適應能力很強,而實際上是在批評我們不懂得專註和創新,只會山寨,抄襲。我們技術水平和能力根本不可能成為日本的威脅,只不過說說而已,我們應該有自知之明。中國有句古話說的好,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更何況我們失之千里?

中國的生產科技,眾多核心技術和設備都來自日本,並且無法替代。國民生活方方面面也都充斥著日本技術與產品,即使國貨產品裡面的核心技術也依然是日本提供,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無法替代的。

中國積貧積弱幾百年,我們連自身的基本狀況都沒有搞清楚,有一點點成績就特別自大,這是非常危險的。

所以,我要說的是,企業家愛的應該是產品和品牌,而不是錢。賺錢只是經營的結果,而不是經營的目標。

3. 對技術的理解不同

       


       


       

在中國企業家眼裡,技術基本上等於先進的設備,所以中國老闆的設備一個比一個買得先進,但花錢培訓技術員卻捨不得,培訓全員的老闆則更是少之又少。

記得以前給一個傢具公司做企業形象設計的時候,聽說過一個真實的故事:某位傢具公司的老闆願意花750萬買了一台日本的設備,但是需要花40萬培訓一批技師卻捨不得,以至於被不懂操作的人把機器搞壞,只有再花50萬去修。其實,這樣的例子在中國比比皆是。

遠的不說,就說我們身邊的例子吧。中國商人背的相機一個比一個高檔,從佳能的50D到5D-MAX2,甚至到1DS-MAX3,一個比一個專業,一個比一個高檔,但仔細一看,他們使用的全是傻瓜模式。

       

買相機容易,因為咱「不差錢」,但捨不得花時間去學習,去研究。我團有個小姐,見我給她拍的照片好,問我是什麼型號的。我說我的是佳能,只有一兩萬。

她說她們家的相機也是佳能,有15萬多,但是拍的效果還沒有我拍的好。所以,人們狹隘地認為只要設備好,拍出來的東西就一流,這個觀點顯然有點滑稽而愚蠢。

日本人跟中國人不太一樣,他們買設備可能精打細算,但是學習技術比較捨得花錢,而消化技術則更捨得花錢和精力。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我們的設備是100分,他們的設備可能是80分,我們用的能力可能只有30分,人家用到95分,這樣100×30%,只有30分,而80×95%有76分。他們用80分的設備卻勝過我們100分的設備,這就是技術的差距,也是軟實力的差距。所以,設備並不是最主要的,技術才是最重要的。

技術的關鍵就是全面消化和全員掌握。事實上,如果一個企業長期從事某一種產品的設計和生產,他們所掌握的信息、資源和技術就一定越來越系統和深入,優勢也就越來越明顯,任何一個新的進入者要想在短期內趕超是根本不可能的。

中國和日本企業的差距還可以用一句話總結:表面看得懂,根本學不會,更是堅持不了。

舉個簡單小例子,日本人要求每天車間的地板要清潔十次,這樣才能保持環境的清潔和產品的品質。日本人聽了以後,保證每天十次,一次不少,堅持不懈。我們頭三天十次沒問題,一個星期過去,十次就變八次,慢慢地八次變五次,五次變兩次,最後三天一次、五天一次、一周一次也保證不了。

       


       


       

我們連一個最基本的事情都是如此。很多的技術指標、細節,就是在這樣的自我鬆懈中變形,進而影響產品的品質和企業信譽。長此以往,何來品牌?

4.對速度的理解不同

中國人做事特別喜歡追求速度大躍進,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思想極為嚴重。中國人做事喜歡講究立竿見影,講究所謂效率和速度。而日本人似乎和我們不同。我們的導遊英子介紹說,日本人看起來比較程序化和呆板,背後是嚴謹、精細、執著、精益求精、專註、專業、認真。而中國人大都比較靈活,背後是小聰明、偷工減料、自以為是、粗製濫造。

       

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經濟的發展還是遠遠走在我們前面,而且發展的結構、質量比我們要好得多。日本經濟對能源的消耗和對環境的破壞,跟我們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而是有著天壤之別。我們的單位能耗是日本的150倍,也就是說消耗同一個東西,日本創造的價值是我們的150倍。這不能不值得我們深思:何為快?何為慢?

日本發展經濟是讓民眾受益,讓本已高品質的生活質量有更高追求目標。中國發展經濟是用來攀比、炫耀的。更可

怕的是,大部分民眾盲目的「愛國熱情」會讓中國走更多彎路……

像中國新興城市的馬路一樣,剛剛修好又刨開鋪煤氣管道,過半年又來鋪水管,沒過幾天又刨開鋪液化氣管……我們修高速公路的速度之快也是令世人驚訝!可惜每每你走到高速公路上會發現,這裡在修路,那裡也在修路,高速公路修好沒兩三年就得翻修。

而這些都計算在GDP裡面,修一條路要一個億,再修一次又得花八千萬,再修一次還得花五千萬,我們的GDP就2.3個億了。人家一次花一億,或者一點二億就搞定,表面上看起來人家花的錢多一點,人家的速度是慢了一點,但是一次到位,用不著折騰和浪費。

在我看來,所謂「快」,首先要以保證品質為前提,只有這樣的快,才有意義,否則來得快也去得快,生得快也死得快,建得快也倒得快。我們任何的發展都應該遵循自然科學規律,不要想一蹴而就,違背自然規律的拔苗助長,註定要以失敗而告終,做品牌也是如此。

日本的品牌,比如索尼、松下、豐田、佳能等等,最少都花了幾十上百年的時間來打造自己的品牌,而中國除了老字號之外(其實品質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真正市場化的品牌屈指數來也不過二三十年。

       


       


       

所以,我們不要急躁,不要急功近利,靜下心來,耐得住寂寞,專心專註地發展,再過五十年中國肯定會出一批大品牌。但如果中國一如既往地如此急功近利、浮燥,自以為是,好大喜功,中國永遠都不會出現世界級品牌。

品牌是什麼?品牌對消費者而言就是一種體驗,或者是一種可以信賴的承諾,而對企業而言就是獲利的工具。所以,做品牌從根本上講是一種投資。當然,有些投資可以立竿見影,而有些投資可能短期內看不到明顯的回報,而是

需要等很長時間以後才能夠看到成效。

有長遠目光的人懂得在品牌建設上加大投入,因為他有耐心。而有些人看到自己在品牌上的投入短期內沒有回報,便心灰意冷,覺得還不如炒股、買樓來得實惠。久而久之,他會發現自己犯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而到那時候,這個錯誤已經無法挽回。

       

我曾經有一個客戶,是河北奔亞服飾,他的老闆很沮喪地告訴我,「我們廠以前和天津的大維制衣規模差不多,我們的生意比他們的好,訂單做不過來,所以,我們覺得根本不需要做品牌。」而在這時,大維制衣看到了做品牌的價值和意義,加大了在品牌方面的投入,通過各種途徑塑造自己的品牌。

現在的情景是,同樣一件襯衫,打上「大維」的能賣好幾百上千元一件,而打上他們的品牌只能賣幾十上百,品質、材料、做工都一模一樣。奔亞的老闆現在知道錯了,想奮起直追,但是代價多大,可想而知。

所謂「規則」就是規定和法則。在這方面中國人總是比日本人「聰明太多」,總可以找到規則的漏洞,總要耍點小聰明。而日本人不一樣,他們看起來很傻,只懂得死心塌地的嚴格遵照執行。

所以,日本人做事非常守時,從不遲到。這一點和中國人經常遲到,坐飛機從來都是誤點,而且有層出不窮的理由不同。此外,日本人之間都是文質彬彬,特別尊重,即使是特別熟悉的朋友,分手時也是點頭哈腰。剛開始我還真有點不習慣,看起來總覺得有點假,都那麼熟了還那麼客氣幹嘛?後來才發現他們這種客氣是發自內心的真誠。

也許中國人太虛偽了,讓我對他們的做法形成一種不信任的感覺,但我現在非常羞愧,我不能因為這個世界有不真誠的人而認為所有的人都不真誠,更何況是中國人自己不真誠,我不能這麼輕易就認為別人不真誠,這是我的無知和不禮貌。

       


       


       

這一點也與「規則」有關。因為日本是一個非常注重禮儀、文明的高素質國家,這樣就形成了一個非常有規則和秩序的社會。在日本等車,看不到中國特色式的爭先恐后,而實際上按規矩排隊不但不會耽誤時間,反而會節省大家的時間。如果都去擠,總體而言反而會浪費時間。這個道理可能大家都懂,但中國人就是做不到。

所以中國人只有小聰明,從地方官員到企業老闆、高管,再到普通百姓,時刻都在表演我們的小聰明。我們不斷在為自己的小聰明付出沉重代價,但我們卻依然死性不改。

       

一個社會的進步和文明程度,與人們對規則的理解有著直接的關係。規則越多的地方,秩序越好,自由其實也就越

多。沒有規則,就會一盤散沙,一片混亂,效率也就無從談起。中國有句古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說的恐怕就是這個道理!可悲,可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