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樹鄉是西北的一個山區鄉,人都比較窮。有一年,省裡面規劃修建的一條公路要經過高樹鄉,公路修到了村後的山腳下時,施工人員決定要開鑿一條隧道。        

高樹鄉的山大多是土山,黃土支離破碎,容易坍塌,施工難度比較大,所幸修的隧道並不是很長。        

隧道開鑿當天,動工不久,突然就下起了瓢潑大雨,越下越大。奇怪的是,僅僅幾里之外地方卻是艷陽高照。眼看無法繼續幹活,管事的只能讓工人暫時休息。        


       

施工停止不一會,就雲消雨散了,又是萬里晴空。工地負責人看天晴了,就又開始指揮工人開始作業。奇怪的是,這不挖不要緊,一挖天空馬上又是陰雲密布,打雷閃電,大雨又傾盆而下。這還真是見了鬼了。工地負責人相當鬱悶,卻也無計可施,只能再次停工,當天就沒有干成什麼活兒。        


       


       

是夜,工人們沒事幹,就在工棚里抄了幾盤洋芋片片,喝酒諞閒傳。工頭加進去喝了幾杯,不勝酒力,就回自己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中,一個白鬍子老頭走到他的身邊,老頭鶴髮童顏,和藹可親。這老頭對他說,年輕人,你們人類決定要修路,這是你沒辦法改變的事情,我也沒辦法去改變。但是我一家人都在這山底下住著,我們搬家也要時間。老頭子我懇請你給我三天時間,這三天時間你不要動土,三天後,我安頓好家人,這山就騰空了,到時候你再動工,這樣對你們也好,對我們更是恩惠,您看好不好?        


       

老頭子說完,就不見了,工頭只看到一條巨大的蛇尾巴從門裡出去,急忙去追,卻摔了一跤。        

工頭掙扎著想爬起來,卻驚醒了過來,發現是一場夢。他思前想後,一夜再沒有睡著。第二天,他就給自己老闆把工地施工時候奇怪的天氣變化和自己做的夢彙報了一下。工頭是老闆從老家帶來的嫡系人,因為做人實在讓他當了工頭,老闆知道他不可能撒這樣離奇的謊。於是也滿腹疑慮來工地上看了看。        

這個老闆雖然不是神棍,但是卻一直醉心於風水學研究,對這事情不敢怠慢,從省里請來一個達官貴人御用的風水先生做參謀,看看到底工地要不要暫時停工,需要做什麼禳一禳等。這個風水師我後面會專門講,老家就在我老家隔壁的村子裡。也是一個實打實的奇人。        

也是這老闆鴻運當頭,不應該出大事。這風水師看了山勢後,又進剛剛掘了一點點的隧道里去看了看,邊看還邊聞聞裡面的土壤,嘗嘗滲出來的水。        


       


       

最後,他告訴老闆,最好在隧道口焚香燒紙,必須停工三天,三天內,不準動土。老闆對於這風水先生的話深信不疑,於是一切照辦。三天後,晴空萬里,放炮開工,一切順利。        

一般來說,大工程總會有磕磕碰碰,大小事故,但是這個工程出奇的順利。老闆過年回家喝酒,舒心順氣的說,今天做的最危險的活是修路挖隧道,但是最順利最賺錢的活也是這。        

村裡有見多識廣的老人聽說這事後,說還好當時停了工,要不然,肯定會有事故,甚至搭上人命。        


       

自古蛇有蛇道,人類改造自然單位能力越來越強,對於其他生物的影響越來越大,現在看來,蛇其實是一種很和善的動物,你要強拆我的家,給幾天容我搬家,然後你就拆吧!這也許也是一種無力與人類抗衡的妥協吧!        


       

故事真假不必追究,我們一定多做善事,才能積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