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修持無常,塔波仁波切從三個層次教誡我們:「開始的時候,害怕生死所追,務必像鹿子逃出籠子一樣義無反顧;中間的時候,務必像農夫辛勤耕耘田地那樣,做到死而無憾;到了最後,要像大功告成的人一樣,做到心安理得。」 


       

意思是說,修無常的過程中,最初要像野獸逃離獵人的籠子一樣不會回頭。有些人剛生起無常觀時,什麼都不管了,非要出家學佛,別人怎麼勸也勸不住,母親昏倒也好,父親恐嚇也好,無論家裡發生什麼事,都動搖不了他的決心。這是很好的,如果沒有這樣的出離心,則無法從世間瑣事中解脫出來。 


       

中間的時候,要像農民耕地一樣勤勤懇懇,最終獲得一定的把握,就算死也沒有遺憾了。  


       

到了最後,一切修行皆已成辦,自己心安理得。就像上師如意寶在《快樂之歌》中所說:「死也快樂,活也快樂,一切都快樂。」貝若紮那在擦瓦絨時有一個《滿足快樂之歌》,其中也講了很多這方面的教言。不過,世間人的快樂與修行人的大不相同,我看過一本書叫《我就是快樂的人》,裡面的很多快樂,似乎沒有多大意義,它不是修行上的快樂,更不是生死自在的大樂。 


       

塔波仁波切還說:「最初的時候,務必要像箭中人的要害一樣,認識到沒有空閑;中期階段,要像死了獨子的母親

一樣,專心致志地修行;最終要了達無所作為,如敵趕走牧童牛。」 


       

意即修無常的時候,最初應像箭射中自己的要害,其他事情再重要也全部放棄,抓緊時間去搶救。同樣,剛生起無常觀時,除了修法以外,對什麼都不關心,一切都不可能阻攔你。 


       

中間的時候,應像母親死了獨生子一樣,日日夜夜想著他、念著他,對於別的事物,根本提不起任何興趣。  


       

到了最後,證得無作無行的究竟果位,此時對一切萬法明明了了,但卻無法用語言形容,就像牧童的牛都被怨敵趕走了,一時愣在那裡,不知所措。當然,這種證悟境界,並不像牧童被趕走牛那樣特別傷心,此處主要是從不可言說、無有可作的角度說明的。


       

在未生起以上如是定解之前,我們務必要唯一觀修死亡無常。普瓊瓦格西說:「晨不念死,則晝空過;晚不念死,則夜空過。」香怎耶巴說:「上午若沒生起無常之念,中午貪圖今世的念頭就會抬頭;中午若沒生起無常之念,晚上就會被貪圖今世的念頭所俘虜。」漢地寺院上晚課時,也有一句:「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因此,我們應時時以無常觀督促自己,通過各種教證、公案來觀修無常,若能如此,久而久之,生起無常觀也並不難。 


       

佛陀曾這樣讚歎觀修無常:「多修無常,已供諸佛;多修無常,得佛安慰;多修無常,得佛授記;多修無常,得佛加持。如眾跡中,象跡為最,佛教之內,所有修行,觀修無常,堪為之最。」《涅槃經》中也說:「一切眾生跡中,象跡為上,是無常想亦復如是,於諸想中最為第一。」在一切眾生的腳印中,大象的腳印最好,為什麼呢?有些上師解釋說它圓圓的,特別莊嚴,而其它動物的腳印不完整;也有上師說大象走路極具智慧,能繞開一切險處,唯一選擇安穩之道,若遵行大象足跡,則可避免任何損害,故大象的腳印最為第一。同樣,在一切思維觀想中,觀無常是最殊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