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球季總結中提到,大衛雷斯作為拖後中堅意識上是存在一定缺陷的。所以球隊在日後更應該買入一名拖後中衞,讓大衛雷斯作為左中堅接替加利卡希爾的位置,而不是直接買入一名左中堅代替加利卡希爾。這樣可以更好地彌補大衛雷斯的缺點,減少大衛雷斯身體的消耗,並更好地發揮出大衛雷斯侵略性和盯人的優勢。加利卡希爾是上季後場問題的起因,但不是問題的全部。事實上,對方通過右路斜45度傳中找艾斯派古達的身後——類似熱刺對車路士下半季的兩個入球——也同樣成為了車路士343體系的命門。社區盾的阿仙奴、首週聯賽的般尼,也已經把這種戰術作為常規危及車路士龍門的攻擊手段。而大衛雷斯作為拖後中堅不可迴避的問題,也同樣可能在日後被利用。引進一個拖後中堅,讓大衛雷斯作為左中堅上搶;還是直接沿用上季的體系,直接購入一個新的左中堅代替加利卡希爾,大衛雷斯依然作為拖後中堅。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思路。引入拖後中堅,目的在於起到解放大衛雷斯上搶鬥狠,同時通過擅於補位的後衞為大衛雷斯補位,兩人特點互補,互相支持,能起到1+1>2的效果,同時重回兩人上搶,一人拖後的常規三後衞設定。而新的左中堅代替加利卡希爾,能起到減輕大衛雷斯負擔,減少其消耗,同時起到將防線推前的效果。但是,一人上搶,兩人補位的設置,依然無可避免地加大衛雷斯一人分擔兩職的矛盾。而且這樣的中路拖後設置,車路士是找不到直接後備的(基斯甸臣拖後,實際也是回歸兩人上搶,中間拖

後的常規設置)。在單線作戰的上季,大衛雷斯帶傷出場半年。如今年老一歲的大衛雷斯,應付雙線作戰,是要冒一定風險的。


事實上,車路士在夏天的第一個緋聞目標——邦路斯,的確是完美的選擇。祖雲達斯大將也想離開,他出色的防守技術和拖後意識,以及出色的後場腳法與視野,可以説就是當今球壇拖後中堅的最強者。縱然在歐聯決賽,C朗拿度憑藉自身的意識和技術,利用邦路斯橫移的弱點射入入球,但如今的球壇就是如此,競技能力更強的中堅拖後時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問題,或者所處球隊沒有三後衞戰術的土壤。結合艾斯派古達的補位與傳球,大衛雷斯、邦路斯、艾斯派古達三人組合從特點、實力上都互相契合。只是令人遺憾邦路斯從家庭的角度出發,這是車路士無論如何無法彌補的。車路士也追求過文路拉斯,另一個從特點上與大衛雷斯互補的中堅。而且引入文路拉斯的另一層意義,在於球隊可以直接使用四後衞陣型。文路拉斯90後一代難得一見的全能後衞,擅於拖後和盯人,速度快,爆發力強,能在退後過程中快速二次出腳,並快速調整重心。不過,一方面這次轉會戛然而止,另一方面,文路拉斯在近兩年身體也的確大幅下滑,在近期面對國際米蘭時,文路拉斯是要為被反勝付有一定責任的。不過遺憾的是,大衛雷斯在兩段車路士生涯裏,都未能和跟他互補的中堅進行拍搭檔。自去年因為傷病錯過魯迪加之後,干地今年終於如願拿到了這名德國國腳。同時通過外借回收了近兩年在德甲表現出色的基斯甸臣。從特點上來説,我們不妨把

基斯甸臣視為弱化版邦路斯,而把魯迪加視為加強版蘇馬。


不過在球季的前三場比賽裏,有幾個細節值得注意:在首場聯賽加利卡希爾紅牌趕下場之後,干地換上了基斯甸臣,在球隊中後場混亂的時候,球隊其他隊友明顯不信任基斯甸臣。在下半場少打一人之後,魯迪加接替大衛雷斯承擔了一部分拖後的職責,從而將大衛雷斯的位置前移。在面對愛華頓的比賽裏,魯迪加和大衛雷斯也有過換位的現象。考慮到魯迪加在國家隊的位置,在日後的比賽裏的確存在讓魯迪加拖後,大衛雷斯提前上搶的可能。雖然目前使用魯迪加的思路,依然是對位加利卡希爾、沿用上季的體系。而且魯迪加也體現出他的一些侷限性,例如只能右腳出球,愛華頓有意識針對他的逆足,逼他帶球到邊線。傳球有時候掄大腿,缺乏精度,往往也是靠着自己的身板持球硬抗。而且魯迪加的球感也並不出色。不過即便如此,魯迪加出色的跑動素質,使得他有不錯的回追速度,同時也能將防線壓上,封鎖空間。僅僅實現這一效果,換走加利卡希爾的意義就已經達到了。加利卡希爾紅牌罰下停賽三場,給予了干地試驗新的後場的可能。雖然無法預計,在加利卡希爾回歸之後,干地是否還會回歸原態,讓加利卡希爾依然佔據一個正選位置,還是趁此機會徹底拿下加利卡希爾,給魯迪加更多的正選機會。足球世界的用人往往涉及隊內政治,取得位置的也不一定是能力更強的。但能否解決後衞線的問題,或許將直接決定了球隊今季在盃賽的上限和在聯賽的下限。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