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活力女神「吳柳瑩」不為人知的身份大曝光!和拍拖9年的男友分手後,現在竟然……網民:她竟然是這樣的人!

自從在裡約奧運會,搭檔陳炳順拿下混雙銀牌後,外型姣好的吳柳瑩,就儼然成為新一代的大馬羽壇女神。而近期她受傷動手術後又決定出書,讓外界不禁揣測這些舉動是不是在鋪著後路。

「我從來沒想過要脫離或是跳出羽球這個領域,而轉換新的跑道,只是很單純地想著在打球之餘,可以做些什麼去配合自己的羽球生涯,同時也不會影響到日常訓練和比賽。」

「所以當模特兒,還有接一些廣.告代言等,就只是想要嘗試一些新的和不一樣的東西,從來就沒想過要往朝這方面發展。」吳柳瑩在接受專訪時,如是指出。

找出自己的價值

找出自己的價值

「當我得知又再受傷時,原本在生命中所佔比例最重的球場,突然就離自己很遠,那種生活重心不見的悵然若失,就像突然失去了自身的價值,雖然還不至於認為自己是個廢物,但是就會想做些什麼來加強本身的存在感。」

「所以這段時間只要是進修,或者是學習不同領域的東西,我都會很願意去做,而出書只是剛好遇到這一個契機。」

「就算沒有傷病困擾,這本書也是會如期出版。只是受傷後有更多的時間去寫和整理內容,因此也加快了出書的速度。」

「去年在奧運會之前,就有人找我說要幫我出書,只是那人不是出版社代表,所以當時我就沒答應。後來曾經合作過的活動策劃公司幫我跟出版社牽線,覺得這個計劃可行性很高就答應了。」

「因為有很多人幫忙跟進,那些出書的繁瑣事務如排版出版、宣傳推廣活動等等都不用我去煩惱,我就只是負責寫而已,很適合我目前的狀況。」

「而開網店賣自己設計的T恤,也已經有一年多了,是我和朋友搭檔合作開設的,因為就覺得羽球國手的生涯短暫,不能持續一輩子需要對未來做出規劃,但是也不想選擇的副業會影響訓練和比賽。」

開網店當「老闆」

開網店當「老闆」

「那時就想到可以在網上注冊開設一家虛擬商店,只要將設計好的產品放上去賣,有顧客下單訂購時再處理寄出就行,而不像實體店需要花時間去看顧或者需要聘人管理,開店的預算也不會太多。」

「當然以業余的時間經營,導致市場宣傳做得不是很好,所以國內也並不多人知道有這一家『 LIVE YOUR LIFE』虛擬服裝店的存在。」

有沒有打算退役後直接往網店發展?吳柳瑩說到目前為止去當模特兒、演戲、拍代言廣.告、開網店和寫書,就只是為了拓展自己的視野,並增加自身的知識和價值。

生命中只有羽球

生命中只有羽球

「我的生命中就只有羽球,我的責任就是做好混雙羽球國手這個角色。所以我不需要逼自己在其他領域也要做得很出色,當然能夠做得出色是最好,但就是不會去讓自己背負太大的壓力去完成。」

「爸爸從小就灌輸要我當羽球國手的意願,就連小學時填的志願卡,也是寫要當羽球國手,那時也沒有什麼想法,也不會特別抗拒,一心一意就朝著當羽球國手的方向走,完全沒有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爸爸雖然要我當羽球國手,但就從來不會給我壓力說一定要打得有多好,就像我中學剛進武吉加裡爾體育學院時,我的排名是榜末的,爸爸也沒說什麼,就叫我盡力就好,有什麼委屈記得跟家裡說。」

「到最後漸漸打出成績了就越來越喜歡,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往別的領域發展,或是生出想轉跑道的念頭,在我的世界裡就只有羽球。」

「之前為了在奧運會上作戰,傷勢還沒完全康復就上場,每次在上場比賽前都會很辛苦,需要做很多准備以及防護措施,類似繃帶藥物那些避免傷勢加重,還要應付傷員處會腫會痛,想盡辦法去克服這些問題。」

「所以拿到奧運銀牌時,就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就像以前剛開始當國手的時候,會夢想說自己有一天會站上奧運領獎台,可是接著又會自嘲『不要做夢啦,這是不可能的』!」

「那時打進奧運半決賽的感覺就是,拿到銅牌對我而言已經是一個奇跡,因為賽前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有站在世界頂級綜合運動會領獎台上的能力,所以在領獎的那一刻感覺很不真實。」

結婚或單身的選擇?

結婚或單身的選擇?

「其實大馬的體育界缺少女性,也有家庭因素的影響,因為有些結婚生子之後就不再出來比賽了,不像外國女性運動員不管結不結婚,或生不生孩子,都不會影響她們的運動員生涯。」

吳柳瑩和交往近9年的前國手男友王健國分手,詢及最近有沒有新戀情時,柳瑩坦承自己處於感情空窗期,會全心專注在恢復傷勢,以及近期的出版書籍等事務上。

「暫時家人現在也不會催我拍拖結婚什麼的,我也不是一個為了結婚而結婚的女生,一切隨緣吧。所以現在是空窗期,只會將重心全部放在事業上,也不需要向別人交代些什麼。」

因為羽球事業而影響感情生活?

因為羽球事業而影響感情生活?

「我覺得多多少少都會影響的,因為需要另一半配合自己的時間,像我們之前這麼密集的比賽,都很少時間陪家人或朋友。像炳順他也很無奈,他的老婆帶著兩個孩子,但是他完全沒時間去陪伴他們。」

「我們一個月可能在外國呆到2至3個星期,而回國後有比賽又持續備戰,真的會和家人或伴侶聚少離多,再加上所剩無幾的時間還要處理一些私人事務,所以伴侶要很能體諒才可以在一起。」

雖然很早之前很古健傑和王健國等搭檔過混雙,但最久的搭檔還是陳炳順,但問及兩人會不會麻吉得有聊不完的話題時,吳柳瑩卻說兩人私底下很少聯絡。

「我們兩人其實已經很有默契,只要看到對方的小動作都知道他要做什麼。只是每天訓練比賽場上場下都見到,可以說是看到膩了,所以私底下就不需要再去聯絡啦。」

「就算是有長假,像農歷新年那種,我們還是會自己進行訓練,不然一個星期不碰球拍,會失去那種手感,身體可能也會處於『沉睡』的狀態,要重新『喚醒』會很辛苦。」

「所以就算放假我們也會自行訓練,當然這些我們都不會在社交網站講,因為都只想上載一些比較開心的事情,比如去哪裡玩和哪裡吃。如果post說我現在放假還在訓練,可能到時又有人說矯情造作了。」

對於不離不棄的球迷,柳瑩說:「我特別感謝那些無論是我狀態好還是低迷,都一直在支持和鼓勵我的球迷。好像我受傷後心情低落時貼文,他們都會相信我然後一直留言鼓勵,一直陪伴我給了我很多正能量。」

「至於那些批評我的人,就讓我更加想做好自己,並交出亮眼成績單,用行動來反擊他們。我不會去在意那些負面的評論,第一是我不認識他們,第二就算我在意了,又能做什麼,難道在網上掀開罵戰嗎?」

「這也是我會特地開一個面子書粉絲專頁的原因,想要讓民眾知道一位運動員背後的付出和努力。因為很多人只看

到我們在場上的表現,卻不知道場下的我們是經歷了許多艱辛困難才有今天的成績。」

「我沒有勉強大家看我的貼文,你可以看也可以不看,這是我的網站,是屬於我的世界。你要看我無任歡迎,但我也不會去限制你只能給好評,所以你們也不要限制我要分享些什麼,如果你不喜歡可以選擇不看。」

曾經想過退役?

曾經想過退役?

「最後一次得知自己又受傷時,就開始懷疑自己重回賽場的幾率是多少,在想著是不是應該退役了。」

「只是經過教練、搭檔和馬羽總管理層討論後,他們給我的信息是希望我回來,並給予信心說我可以做到,那時就決定動手術,一心一意做復健希望能回到賽場上。」

「其實就算我現在退役也已經沒有遺憾了,因為最高的榮耀奧運領獎台我也上過了,能夠繼續再打對我而言就像多出來的花紅一樣,我會非常珍惜回到賽場上的時間。」

至於會不會想再繼續爭取奧運金牌,柳瑩說:「現在傷勢能否完全恢復還不懂,所以暫時只是想快點回到賽場繼續比賽,還有將身體的肌肉練起來,才不會再那麼容易受傷,其餘的不會去想太多。」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