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師雅集


事上磨練,修行至要

王陽明說:「人須在事上磨練,做功夫,乃有益。若只好靜,遇事便亂,終無長進。」

人只有在磨練中才能成才,只有在逆境中才能成熟,這就是在事上磨練的含義,也就是要培養活智慧,而不做死學問。

真學問,稱之為「學道」,即「坐而論道,起而行之」,也就是王陽明說的「知行合一」。

王陽明的「心學」常常被誤以為是專在心裡空想,實際上王陽明一再告誡弟子,別懸空虛想,要在事上磨練。

事上磨練,通俗地說,就是要參與社會實踐,在紛繁複雜的具體事務中鍛鍊自己的心理素質,做到動靜皆定。以此沉著冷靜,正確應對,最後就進入「不動心」境界。


1.事上磨練,鑄造強大內心

民間有句俗語這樣說,「不受煙火不成神,不受折磨不成人」,不經事,不經磨練成不了有擔當的人。

王陽明說:「變化氣質,居常無所見,惟當利害、經變故、遭屈辱,平時憤怒者,到此能不憤怒;憂惶失措者,到此能不憂惶失措,始是能有著力處,亦便是用力處。」

這段話的意思是一個人改變了自己,洗心革面,在平常狀態下看不到,只有當利害關頭,經歷了重大變故,遭到了委屈和侮辱的時候,平時容易發怒的人能不發怒,膽小怕事的人能無所畏懼,才可以說磨練到了一定境界,這些緊要關頭也是修心要猛下工夫的時候。

在人生遭遇驟變打擊之時,能做方寸不亂,需要的是大智慧。在重大的挫折和打擊面前,保持住一顆平常心,並能夠把命運的迎頭痛擊當作磨練心性、超越自我的大好機會,才能動心忍性,意志堅強,使自己的人生境界不斷提高。


2.事上磨練,尤其重在實踐

王陽明早年推崇「靜處體悟」,就是讓人靜坐,拋開一切思慮雜念,體認本心。

後來認識到一味強調靜坐澄心,會產生各種弊病,容易使人「喜靜厭動,流入枯槁之病」,甚至使人變成「沉空守寂」的「痴呆漢」,因此,他又強調「事上磨煉」,尤其重視實踐。

王陽明說:「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滿口都是聖賢話語,卻不去實踐,這不是真正的「知」,同樣熟讀經典,不通實務,百無一用的書生,就算品德高尚,也不是真正的「知」。

王陽明一介文人,不是戰將出身,卻能用兵如神,屢建奇功,其中一個原因是王陽明從來不是一個單純的「讀書人」,早年騎馬射箭游塞外,二十六歲時苦讀兵法,用果核排列成陣形進行演練,被人笑為是趙括「紙上談兵」。


人生如粥,熬出至味

人生如熬粥,有一首詩這樣說:「人生好比粥一鍋,煎熬滾煮耐琢磨。宜疾宜徐看火候,酸甜苦辣自張羅。」

一鍋好粥,需要慢慢地熬,才能熬出最濃的滋味;人生如一鍋粥,同樣需要在時間的文火上慢慢地熬,當中因為融入了不同的心情,融入了不同的情感,就會熬出各種不同的味道。這其中有甜有咸也有酸,當我們細細品味時,才能體會出那份平淡真實的悠然與優雅。

1.熬是笑到最後的智慧

評書名家單田芳,總結人生就一個字:熬。

身處逆境,苦熬能挺住;陷入危機,苦熬撐得起;適逢險阻,苦熬能過關。人生不怕熬,要熬出智慧,熬出功力,熬出精粹,熬出境界。

人生進退是常事,關鍵是能夠「熬」住。「熬」就是不輕易放棄,不隨便離開自己的位置,就在那裡一步步地努力,達到理想的目標。

「熬」得住,就能笑到最後。


2.熬是穩定平和的心境

閱遍世事的人都明白,許多事情,一眼是看不到頭的。一時春風得意,或一時折戟沉沙,都不會永遠算數。只有不急不躁,氣定神閒的人,才會是有長性,「熬」得住的人。

熬是出發與成功的中間點,就好比茶需要慢慢泡才有味,酒要慢慢釀才香醇,生米要慢慢煮才會變熟。

「熬」的過程,也是一種修行的過程。修內心的寧靜,修處世的淡定。有磨練,才體現出成功的彌足珍貴。

熬的不是歲月,熬的是心態。

3.熬是歷久彌堅的意志

整個人生就是一段又一段的,需要「熬」的過程。

熬的過程並不是坐以待斃,熬是磨練意志,熬是蓄勢待發,熬是不動聲色默默努力,等待著熬出頭時的一鳴驚人。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快熬不過去了,無法堅持了,時過境遷後,再回頭看,一切都熬過去了。

那些能耐住性子去「熬」,不肯輕易言棄的人,熬得久了,在百折千磨中,愈挫愈勇,屢敗屢戰,成為一批可以被打倒,內心卻永遠不會被擊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