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英今年六十了,年輕的時候,她和老伴把兒子辛辛苦苦拉扯大,吃了很多苦。

如今,兒子長大成人,在城裡做生意,對陳菊英非常孝順。每月生活費按時到賬,也常常打電話回來關心她的身體健康。這幾天,陳菊英遇到點事,急需用錢,她打算去城裡找兒子借點。

陳菊英的兒子,在城裡開了一家汽車維修店,店裡有四個人,兒子、兒媳還有另外兩個工人。

陳菊英來到城裡,在兒子家住了一日,並沒有開口提借錢的事。老實說,這麼多年來,陳菊英主動找兒子借錢,這還是頭一回。陳菊英沒開口,一方面是因為她性格要強,不太好意思開口借錢。另一方面是,她擔心兒子手頭緊,沒錢借給她,所以她打算去兒子店裡探探底。

那天中午,陳菊英和兒媳在家裡做好了午飯,裝進保溫盒裡,然後給兒子帶去店裡。

兒子看著香噴噴的午飯,狼吞虎咽的吃起來。陳菊英打量著兒子的修理店,店內店外,一輛車都沒停,這也意味著

,兒子今天上午一單生意都沒有。

陳菊英試探性的問兒子。

「最近生意不好嗎?咋外面一輛車都沒有呢?」

兒子嘆口氣,搖了搖頭,然後回答。

「唉,這幾天是淡季,生意本來就冷清。再加上這路段實在不好,我啊,打算換個地方重開張。」

「換個路段,那是不是又要花不少錢啊?」

「嗯,換個地方,轉讓費加租金,支出確實挺多的……」

陳菊英聽完兒子的回答,把自己已經快要說到喉嚨的那句「借錢」,給活生生的憋了回去。她繼續陪著兒子聊了些家常,就回兒子家去了。

兒媳在旁邊,聽完陳菊英和老公的對話,好像猜出點什麼,但是她也知道婆婆性格要強,就沒再多言。次日一早,陳菊英說在城裡待了些日子,想回家了。兒子讓媳婦把她送到車站去,臨走的時候,兒媳給她買了好些水果和甜點,讓她回家慢慢享用。就在車快要發動的時候,兒媳透過車窗,塞給陳菊英一包東西。兒媳笑著說。

「媽,冬天怪冷的,給你新買一雙棉鞋,回家一定要好好檢查檢查啊。」

陳菊英覺得兒媳這話說的有點怪,一雙棉鞋而已,只要碼數對了,哪有什麼好檢查的呢。回家後,陳菊英拆開包裝

,看了看那雙棉鞋,才發現,鞋內果真有些東西。

左腳的鞋裡,有張銀行卡,右腳的鞋裡,有封信。陳菊英打開信,信上的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媽,我們兩口子結婚這麼久,也沒見你去店裡看過。那天,聽見你和老公的對話,我也猜出來,你多半是缺錢用了,但又怕我們手頭緊,所以來店裡探探情況。」

「我們啊,手頭確實挺緊的,租金工資原料都挺費錢的。但是啊,你放心,孝敬您的錢絕對是有的。我本想那天晚上就把錢給你,但是知道你性格要強,很可能不收下。所以呀,我才出此下策,把錢塞鞋裡,在你走的時候給你。這樣,就算你再要強,也肯定來不及拒絕。媽,這卡裡有五萬塊,密碼是老公的生日。您看看,夠不夠用?如果不夠的話,儘管來電話,我們繼續給您支援。」

陳菊英讀完這封信,感動落淚,哭了很久。人都說,好兒子不如好兒媳,陳菊英想,自己能有這麼好的兒媳,這輩子也算是知足了。

喜歡這文章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