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家坳有個太陽神,人稱「神婆子」。

神婆子是個50多歲的中年婦女,名喚桂枝。

據說她在二十幾年前的某一晚得到高人的點撥,突然成道,可以從一個人的生辰八字、面相骨骼和點燃的香火中看出他的前世今生。

特別玄。

每日找她破災消難、占卜前程、擺置風水的不在少數,有時候提前預約半個月都排不上隊。

因為她算命有兩個硬條件:1、太陽正好,需陽光普照,陰天下雨肯定不行;2、中午12點左右最為靈驗,下午晚上絕對不看。

「太陽神」這個名號也因此而來。

01

桂枝年輕的時候就喜歡鑽研易經八卦,家裡人都覺得一個女孩子家每天神神叨叨的,將來不好嫁人,就把桂枝的那些書填進了火爐里。

桂枝也不鬧,總說時機未到,並聽從家裡的安排嫁給了鄰村的老曹。

老曹爹媽生了四個兒子三個女兒,老曹在他家排行老四,是村裡頭人丁最興旺的一家。每逢農忙,家裡人浩浩蕩蕩地出工,不消幾日就幹完了。

可桂枝總跟老曹說,「你爹命中子嗣緣淺,將來恐怕只有你一人替他送終。」

老曹覺得她瞎扯淡,警告她不許亂說。且不說大哥二哥家生的都是兒子,小弟也是一米八的大小夥子了呢。

她搖頭嘆氣。跟娘家人白話的時候,娘家人也不搭理她。

第三年頭上,大哥一家開著三輪去坡上犁地,十歲的兒子放了暑假也跟著。回來途中,天降大雨,可能是坡陡路滑,剎車失靈,一家子連人帶車翻進了山溝里。大哥和侄子當場死亡,大嫂受了重傷,搶救過來也殘廢了。

又過了兩年,二哥突然覺得胸痛,吃了很多去疼片都不見好,去醫院一查,竟是肺癌晚期,沒過半年也去世了。二嫂還年輕,守了一年寡,帶著七歲的侄子改嫁了,後來侄子跟了人家的姓,再也沒回來過。

六年期間,桂枝連生了兩個孩子,都是女兒。

曾經輝煌的曹家現在只剩老曹一人抵擋門面,因為小弟留學海外,在國外定居了,三年五載也回不來一次。

等到老曹爹爹去世的時候,果然只有老曹一人在身邊。

安排完老爹的後事,老曹才想起了桂枝的話,頓覺不寒而慄,便問她怎麼回事。

她此時才細細告訴老曹,「我剛一嫁進來,就發現了你家禍事難免。那天晌午,你爹正在吧嗒他的煙袋,從他的煙火中我看出來他前世是個女人,流掉八個孩子,所以此生註定子孫緣淺。」

「那我兩個哥哥呢?」

「前世的因,現世的果。今生所遭受的禍殃,皆因曾經的惡行而起。」

「你既然知道,為啥不想辦法破解?」

「天命不可違。」

村東頭有個二賴子,平時靠盜竊為生,老愛找老曹喝酒。

桂枝看他印堂發黑,趁機問了他的八字,在指節上掐指一算,斷言他半月之內必有牢獄之災,讓老曹離他遠些。

果不其然,一周後三個便衣警察就來到村裡,把二賴子反擰上拷走了,並把他近三天聯繫的對象請到警局了解情況。

老曹從此對桂枝深信不疑。

02

桂枝算的有沒有不準的時候呢?

有!

孟大海是個做生意的,平時喜歡算算財運。得知桂枝懂點皮毛,沒事就愛找她嘮嘮。

在桂枝的指點下,亦或是自身的努力下,通過販賣中藥材賺了一些錢,最早在城裡買了房子。

有一日,他又來找桂枝算運勢。

桂枝搖了搖了頭:「恕我直言,你恐怕熬不過五十四歲那關!六九五十四,適逢暗九,來勢洶洶啊。」

民間確實有明九暗九的說法,到了這個年齡就是一個坎兒。

古代「九」為至陽之數,所以逢九為難關,比如九歲,十九歲,四十九歲等等,這樣的稱為「明九」;而一十八歲,二十七歲,特別是五十四歲,六十三歲,七十二歲,這樣九的倍數,被稱為「暗九」。

直至現在民間還保留著這個傳統,有些人會專門穿紅內褲、帶符籙、燒高香來祈福消災。

孟大海那時已五十有一,聽了以後自然十分害怕,便問桂枝怎樣才能平安度過。桂枝又看了一遍他的生辰八字,無奈地說,「命不可算盡,那樣會改變命理,逆天而行。」

後來,孟大海再也沒來過。

時隔多年,孟大海已經六十歲。他早就舉家搬到了省城,這次回鄉,看起來依然身強體健,事業紅火,他又笑吟吟地站在了桂枝眼前:「桂枝呀,你還記得曾經給我算過的,活不過五十四歲嗎?可嚇壞我了。」

桂枝一驚,又問了一遍生辰八字,算了很久,說「沒錯啊,你的陽壽確實在五十四歲。除非…」

「除非什麼?」

「你做過哪些善事?」

「自從做開生意賺了點錢,我就資助了兩個貴州山區的小孩,現在他們都參加工作了,一個當了醫生,一個當了老師。前幾年你說我命數將盡,我又拿出了三十萬,捐給了一家養老院。畢竟錢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以前咋沒聽你說過?」

孟大海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做好事沒必要宣揚,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了。」

「這就對了。無心則善,無欲則剛,無愛則真,無欲無求則是至善。做善事可以改命,也是凡人改命的唯一法則。那兩個窮學生的壞運因為你的善行而變好了,你自己的命當然也會受影響。這世界就像一池水,是平衡的,今天你送出一些水,明天又送出一些水,雖然注入了別人是水面,但那水還是要迴流的。迴流之時,有時候恰好就是你缺水的難關。」

孟大海暗自慶幸,他從來沒想到自己的不求回報之舉,其實拯救的竟是自己。

正所謂「命由己作,福由心生。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桂枝連連稱讚,此人果然福大命大。

凡事因果中有無常,無常中有因果。

孟大海通過自己的善舉,獲得了現世報,此乃天命使然。

03

桂枝算得准,一傳十十傳百,找她的人越來越多,顧不得做什麼農活了。

某一天她突然宣布閉關了,不再給任何人算命。

一個月後,她正式出關,開門待客,專心給人占卦,並從單純的八字、相面、稱骨衍生出鑒別香火氣。即求助之人點燃一支香,無需開口說話,她便能從煙的走向里看出此人的災難劫數,再想辦法破解一二。比看公公的煙袋更準確了。

得到指點的人都會留下香火錢,桂枝也不明碼標價,隨心隨意就成。

就在別人議論紛紛嗤之以鼻,認為桂枝就是圖財時,她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決定。算命所得款項全部用於本村廟堂的修葺和重建。

就在廟堂旁邊的小屋裡,她鄭重開始了自己的算命之路。

這一天,來了一個女人和小夥子。女人是小夥子的媽媽,她想讓桂枝算算兒子的命運前程和運勢走向。

桂枝結合八字和香火氣,看出此人最近三年內要走鴻運,事業、婚姻、財運都很旺,不需要加持什麼,順其自然就

好。

女人很高興,把外頭的小兒子也叫進來,想讓算一算,桂枝一看是個小毛孩,不給算。

「小孩子不宜算命。特別是未出童限的小孩,不是八字在主宰人命,而是小兒關煞在主宰人命的。同一八字的雙胞胎都有可能一生一死,有的能長成,有的卻夭折。所以,最好不要算。」

女人高高興興地走了。

沒想到一年後怒氣沖沖踏上門來,帶人大罵桂枝妖言惑眾,謀財害命。問過才知道,她的大兒子上個月出車禍了,還沒有脫離危險期。

「你明明說過的,我兒子會走三年鴻運!現在差點連命都沒了。」

「怎麼回事?」

「他跟朋友去旅遊,在大巴車上出了事故,十死九傷。」

「你想想看,從古到今,有多少佔卦算命的,他們為什麼沒有算出唐山大地震、南京大屠殺?按理說他們早會發現很多唐山和南京的人,在同一時間死,為什麼沒有預警呢?」桂枝嘆了一口氣,「如果一個好命的人,碰巧跟一群壞命的人坐大巴,那一個好命是抵不過許多壞命的。個人的命再好,碰到天災人禍,也是擋不住的。」

女人不依,揚言要砸她的攤子。

桂枝嘆了一口氣,叮囑了一句:「人命易算,天命難測!自求多福,趨吉避禍!」

04

女人鬧過之後,太陽神蕭條了一段時間。

村長來溜達,沒事非讓桂枝算一卦。要說這村長面相端正,八字也不錯,本該是個福壽兩全之人。

可偏偏這幾年因征地拆遷發了一筆橫財,人也日益膨脹起來,養了好幾個小老婆。

「幫我算算,怎麼能生個兒子?」

「你犯了命里最忌諱的邪淫之罪,恐怕後代會凋零。即便有,也多半不成。」

「有沒有破解的法子,多少錢我都願意出。」

「邪淫造惡緣,命也從此賤。因此帶來的果報,無子只是其中之一。至於破解法子,還真沒有。」

村長罵罵咧咧地走了。老曹問她為什麼不給他破解一下。

桂枝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數。可人不只有命,還有運。有人通過讀書、修身、結交、婚姻、行善等多種行為讓自己的命更好,而有些人動了邪念、妄念、惡念讓自己命變差了。八字格式好也不一定能成貴人,這是他自己造的業障。」

「他大老婆家的父母是學佛的,所以大老婆得到了恩澤庇佑,生了一個女兒。其他女人都不可能再懷孕了,因為他不久以後就會得睾丸癌,註定一生無子。」

老曹受過這個村長的恩惠,想幫幫這個村長,桂枝攔住了,「天機不可泄露,天命不可違,你若逆天行事,幫助壞人,他的惡果便會反噬到你的身上。唉,你看我受的還不夠嗎?」

門外,桂枝家的兩個女兒正在玩鬧,可只能聽到大女兒一個人的聲音,因為七歲的小女兒夢夢至今不會開口說話。

桂枝不是沒有算出來,而是算出來也沒有辦法。她懷孕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孩子是來報怨的,上世與她是個仇家,所以長大後非傷即殘,活活拖累她一輩子。

不能打掉嗎?不能。

那樣會使怨念更重,捲入下一世的循環,世世糾纏。

原本夢夢不止會聾啞,還會在五歲那年被火燒傷。桂枝當然心疼自己的骨肉,才幫她改命,並發願捐資修廟,行善積德,以求福蔭子孫,幫夢夢渡過難關。

可在善果未積滿之前,桂枝隨時都要面臨反噬之殤。

比如,桂枝身體不好,常年腰痛,最近又患上了青光眼,時不時會遭受別人的非議和指責;再比如,他們家院子里經常會有小鬼搗亂,憑空製造事端,而憑藉她的修為,根本無力擺平。

這就是因果和循環。

存於世,困於生,釋於終。待到有人真正悟透,命運多半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皆有因有果,就真的劃完自己人生的那個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