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冷冷的望著深夜而歸的廖桐,眼睛裡燃燒著憤怒的火苗。多久了,她記不清了,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她就那麼靜靜的倦縮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廖桐。
  今天,林曉終於忍無可忍了。廖桐,說吧,你究竟想幹什麼?
  我能幹什麼?我只想多陪陪我的孩子而已!怎麼?有意見嗎?有本事你給我生個兒子,我就每天陪著你!廖桐斜睨著眼睛望著林曉。
  你太過分了!林曉氣憤的直發抖。然後默默的回到了卧室。
  此時,廖桐的眼睛裡滾落著淚珠,他痛苦的看著傷心欲絕的林曉,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曾經,林曉和廖桐是多少人羨慕的一對。孟喬曾經對廖桐半開玩笑的說過: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林曉了,就告訴我,我會娶她。廖桐笑著說,那你就等吧,或許等到你老去的那天也未必會等到!如今,當年的那句戲言一直縈繞在廖桐的耳邊。
  當年,孟喬曾經瘋狂的追求過林曉。如果看外在條件,廖桐是萬萬不及孟喬的。可不知為什麼,林曉偏偏對並不出色的廖桐拋下了愛的橄欖枝。
  婚後的林曉一直在甜蜜和幸福中度過。當有天媽媽悄聲問她什麼時候要孩子的時候。她才驚覺自己該要個孩子了。可是日子一晃半年過去了,林曉發現自己的肚子一點動靜也沒有。她突然懷疑是不是他們之中誰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最終醫院的檢查結果是林曉不能生育。儘管到處尋訪名醫,也終究不過一場空。
  雖然廖桐一再的聲明,自己不喜歡孩子,想做個丁克族。可是。林曉卻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他是多麼的喜歡孩子的。常常,林曉會流出無奈的眼淚,她覺得對不起廖桐,甚至她有過離婚的念頭。
  廖桐,我們離婚吧。每次林曉提個引子的時候,廖桐會迅速的用嘴巴堵住林曉的。
  傻瓜,記住,無論怎樣,今生你休想從我身邊遊走!然後,廖桐會深情的看著林曉,那眼光溫柔的可以滴出水來。

  日子繼續,甜蜜在蔓延。
  一個女人的突然出現打破了原有的平靜。那是一個夏日的午後,天空的太陽炙熱的能把人烤化了一般。正在收拾碗筷的林曉聽到傳來了敲門的聲音。然後是廖桐起身開門,隱約中聽到廖桐低聲的對那女人在說些什麼。好像提到自己的名字。
  廖桐,和誰說話呢?怎麼不讓人家進房子坐啊!林曉邊說邊走出廚房。然後看到是一個算不上漂亮的女人正偎在廖桐的肩上抽泣。林曉怔怔的看著這一切,張大嘴巴不知該說什麼。廖桐慢慢的牽起那女人的手,然後一起坐到沙發上,點燃起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林曉,對不起。她是我孩子的媽媽,如今我的孩子病了,白血病。需要一筆錢,所以她找我了。廖桐嘶啞著聲音說,眼眸中有著說不清的痛。
  孩子?你的孩子?天啊,你究竟有多少秘密瞞著我?廖桐,你說這不是真的!你說過你不喜歡孩子的,你不會的,不會這樣對我的是嗎?林曉瘋狂的搖著廖桐。
  大姐。這是真的,我們的孩子都3歲了,很可愛的男孩,你看這是我們3口一起照的照片。那女人邊說邊從包里拿出一張照片,林曉瞟了一眼,照片中是廖桐抱著一個天真可愛的孩子,旁邊笑的甜如蜜的是眼前的這個女人。林曉狠狠的盯著廖桐,然後拉開房門,快速跑出了家門。
  小區門口旁邊的林蔭道上,一輛黑色的轎車正靜靜的停在那裡。車上,孟喬雙眼緊盯著小區門口。他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出現時對還是錯,是否能讓林曉起疑心。想起這麼多年一直念念不忘的林曉,心猛烈的抽搐下。是啊,當年他,廖桐曾經是多麼好的同學和朋友,兩人卻同時愛上了溫柔漂亮的林曉。孟喬以為憑自己的條件一定能贏取林曉的芳心的,可誰知道林曉偏偏愛上了貌不起眼的廖桐了。雖然自己不能和心上人共度一生,但是能看到他們幸福足矣。記得他們結婚的時候,自己曾給廖桐開玩笑,如果有天他不愛林曉了,一定要告訴他,自己會娶她給她幸福的。呵呵,玩笑,是玩笑話嗎?不,其實當時自己心中當做是真心話說的。不過他不期望有那麼一天,也暗暗期待有那麼的一天。唉!孟喬悄悄嘆息一生。
  林曉邊哭邊跑著,她不明白廖桐什麼時候突然冒出個3歲的孩子。難道曾經的甜蜜都是假的?那為什麼自己要離婚他卻不同意?此刻,腦子亂成了麻,一點頭緒沒有,快跑出小區大門的時候和一人撞了個滿懷。對不起!林曉頭也不抬的就要走,對方卻一把拉住了她。
  林曉?你怎麼這麼匆忙,怎麼啦?
  林曉停住腳步,抬頭看到的是一張俊朗的臉和一雙關切的眼眸。
  孟喬,你怎麼在這裡?林曉止住眼淚。
  這不,有點事情找你家廖桐。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你們吵架了吧?要不我去打那小子一頓,幫你出口惡氣。
  沒事,我沒事。你去找他吧,我走了。林曉邁著步子就要走。
  反正沒什麼重要的事情,走吧,林曉,我的車就在門口。
  林曉猶豫了下,然後點點頭,隨後坐上車。
  幽靜的咖啡屋裡,飄著舒緩的音樂。在這個炙熱的午後,顯的很是冷清。孟喬和林曉找個憑窗的地方坐了下來。
  林曉,這些日子你好像憔悴了很多,廖桐對你怎麼了?是不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了?孟喬疼惜的看著自己愛了多年的女人。
  我不知道,廖桐他,他今天突然告訴我他有個3歲的兒子,說得了白血病,還有那個女人。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林曉眼淚止不住的流,語無倫次的說著。孟喬,你是了解廖桐的,他不是那樣的人是嗎?他不是!他說過他會愛我一生一世的,他說過他不喜歡孩子的。他不會為了孩子拋棄我的,是嗎?孟喬。林曉低聲抽泣著。
  孟喬無聲的遞過紙巾,沉默的看著林曉。他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猶豫,遲疑著。
  孟喬,你知道我不是那種蠻橫無理的女人,如果他真想要個孩子我會成全他的,可是,可是為什麼他要隱瞞我這麼久,如果不是因為那孩子有病,我能知道這些嗎?他難道就這樣一直隱瞞下去嗎?林曉委屈的的眼神讓孟喬心
顫。我不會怪他的,如果那個孩子真的需要錢,我不會不管的,因為那是他的孩子。我愛他,所以愛他的所有,只要他不和那個女人有來往。如果那個女人同意,我可以等孩子病好了接回家中。

  眼前這個善良的女人愈發在孟喬眼裡是那樣的美麗。他不知該如何開口。林曉,別想那麼多了,也許廖桐這樣做有他的苦衷。也許以後你會明白的。孟喬囁嚅著,林曉,等會回去什麼也別問,就當一切沒發生。林曉點著頭,心情複雜的看著孟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