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道向劉玉蓮求愛的方式有點特殊。一般人會說,劉玉蓮,我愛你,咱們結婚吧。而唐小道卻涎著臉,慢條斯理地說,玉蓮啊玉蓮,你為我生個兒子吧,我求你了。說這話的時候,唐小道的臉紅了一下。
  
  當時,劉玉蓮的大腦一片空白,初戀的羞澀像一場雨,淋得她一塌糊塗。當她想到這句話太自私的時候,他們的兒子快要出生了。劉玉蓮耿耿於懷,還是不依不饒地說,唐小道,你娶我就是為了要兒子?
  
  唐小道嘿嘿笑,說也不全是。我的思想很傳統,沒那麼時尚,也沒那麼浪漫,結婚就是為了下一代嘛。
  
  你就是自私,把我當成為你傳宗接代的工具了。劉玉蓮的小拳頭擂著唐小道的脊樑。
  
  不是不是。唐小道辯解說,那時候我們都年輕,有些話說不出口。
  
  你就是自私,為了生兒子,你把我騙了。
  
  哪裡哪裡,我們還牽著手看夕陽呢。
  
  劉玉蓮不願聽唐小道的油嘴滑舌,她感覺自己這輩子太虧了,不像有的年輕人那樣愛得甜言蜜語死去活來。儘管唐小道每天回到家拖地板、做飯、洗衣服,為了讓她保持身段美,天天為她榨果汁,劉玉蓮還是感覺自己有些委屈。
  

  孩子生下來,在家裡專職帶孩子,劉玉蓮覺著很無聊,學聊微信,跟一個男人在網上打情罵俏,談得很投機。
  
  劉玉蓮跟男網友聊得分不開了,男網友說咱倆私奔吧。唐小道很快就看不到劉玉蓮了,一個人抱著哇哇哭的孩子。親戚朋友讓他報案,唐小道搖搖頭,說丟人現眼,沒有用。還有人說出去找吧,唐小道還是搖頭,說該有的,不會丟,不屬於自己的,找回人,找不回來心。
  
  一個月後,劉玉蓮回來了。唐小道笑嘻嘻地去拉她的手,劉玉蓮甩開唐小道,說了一句冷冰冰的話,我是回來離婚的,我已經找到我的幸福了。唐小道呆住了,說為了兒子,不離婚,就是不離婚。唐小道把兒子抱過來,說你看看咱兒子,多像你。
  
  劉玉蓮說,你娶我不是為了要兒子嗎?我給你生了兒子,偉大的使命完成了,也該走了。
  
  唐小道帶著兒子過,一晃三年過去了。街坊鄰居都勸他續弦,帶帶孩子,做做飯。可是給他介紹了一個又一個,他總是搖頭。介紹人說,你也別太挑剔了,能伺候你,跟你安心過日子就行了。他撲哧笑了,說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劉玉蓮。
  
  又有人為他介紹,他不想去見,面子上脫不過,就去了,竟然是劉玉蓮。
  
  玉蓮,怎麼是你?
  
  劉玉蓮精神憔悴,哇一聲哭了,說我想孩子。
  
  他說,你就不想我?
  
  劉玉蓮說,想。都怪我不懂事理,對不起你。唐小道沒說話,劉玉蓮又問,你恨我不?
  
  唐小道說,恨。
  
  劉玉蓮說,你打我一頓吧。
  
  唐小道揮起胳膊,胳膊落下來,卻抱住劉玉蓮哭了。
  
  劉玉蓮抽泣著說,我對不起你,你就當以前的劉玉蓮死了。
  
  唐小道說,對,你是劉玉蓮她妹妹,我小姨子。
  
  劉玉蓮閃爍著淚花說,世界上有兩種東西最美,一是得不到的,二是失而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