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趙曉霞,35歲,和老公結婚10年,當初我們的婚姻是不被父母祝福的,老公是家裡的小兒子,還有一個大姐,而且生活在農村,結婚的時候連一萬彩禮都拿不出來,而我家生活在城市,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是也有穩定的收入。

我們結婚的時候,我媽本想拿出一間臥室作為婚房,可是老公說我父母瞧不起他,他想租房子住,我知道因為結婚的事,大家挺不愉快的,也怕住在一個屋簷下,鍋碰碗碗碰盆的影響我們婚姻幸福夫妻情感穩固,所以還是在外面租了婚房。


結婚第3年了,我還沒有孩子,我媽開始著急,醫生說是我的問題,她開始對老公態度緩和了,後來我媽出了10萬塊錢,給我做了試管嬰兒,結婚第七年,我懷孕了。我生孩子那天,她和我爸著急火燎的趕往醫院,我家離醫院步行只有15分鐘,可是他們卻不幸遇到酒駕的司機,雙雙車禍身亡了。

我是生孩子第三天知道這個惡耗的,我沒有想到我女兒的生日成了我父母的忌日。

當時是二姨來告訴我的,我痛不欲生,二姨遞給我一張紙,是在父親包裡找到的,是一分贈予說明,父親把房子贈予給了我。

出院那天,我就回到了父母家,家還在,人卻沒了,月子裡二姨伺候了我幾天,因為她身體也不好吃不消,老公就說把農村的公婆的和大姐接來照顧我,我同意了。

月子裡我神情恍惚,不吃飯也不知道餓,至於婆婆怎麼照顧的,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只是出了月子瘦了13斤。出月子那天,大姑姐告訴我自己在家政中心找到份工作,就不回鄉下了,而婆婆說自己腰疼,我不幫我帶孩子,老公勸我辭職,自己帶兩年,上幼兒園就好了。

我沒有想到的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公婆和大姑姐一點想走的意思都沒有,就這麼在我家住下了,女兒兩歲的時候,我突然腹痛,檢查有子宮肌瘤,就做了微創手術,女兒不找婆婆,就賴在我身上,我感覺挺虛弱的,就隨手把手機給她玩。


老公是個挺大男子主義的人,他不會帶孩子,把女兒交給他我也不放心,他每晚都要守在電腦邊打遊戲直到深夜。

晚上我睡的正沉,突然手機響了,女兒哇的一下嚇哭了,老公特別生氣的踹了我一腳:你是死人啊!孩子哭了你不知道起來哄哄啊!

他那腳剛好踹在我肚子上,我疼的叫了一聲,他說:就你嬌氣,一天凈毛病,死了得了!

我哭著掙扎著起來,原來女兒白天不小心給我的手機設置了鬧鐘。現在剛好凌晨一點,我沒有力氣抱孩子,可是女兒一直哭鬧著要抱抱,這時公婆和大姑姐來到我們房間說:你有什麼用,繡花枕頭,連個孩子都不會哄,連個覺都不讓睡,我兒子娶倒八輩子黴了,生個孩子花了十來萬,還是個丫頭片子!

我氣紅了眼,平時他們賴在我家好吃懶做也就算了,我現在最脆弱的時候不幫忙,還落井下石,我真忍無可忍!

老公臉蒙著被裝沒聽見,我說:這是我家,我媽給我房子,輪不著你們指手畫腳,滾統統給我滾,我要離婚!

大姑姐說:這是你和我弟的婚內財產,離了也有我弟一半,誰滾還說不上呢?

我冷笑著說:這房子是我父母贈予我個人的,是我的私人財產,離婚你們家一毛錢都拿不走,我看你們也別睡了,明天等著搬家吧!

我氣的一宿沒睡,女兒也總是驚醒,我就那麼一直抱著她,回想自己10年的婚姻,真的不忍回憶,此刻我才真正理解了父母的苦心。而老公一直在公婆房間,他們房間的燈也一直亮著。

早上公婆起來給我做早飯,我的態度有點緩和,這時大姑姐藉機說:弟妹啊,我弟弟是真心對你的,他一個男人不能寄人籬下是不是,要不你把房產證加上他名吧!


她的話一出口,我徹底的對他們死心了,我竭斯裡底的對他們喊:離婚,搬出我的家,你們這群寄生蟲,有多遠滾多遠!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