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早晨,室外一片陽光,還夾雜著幾聲鄰家的鳥發出的鳴叫,一切都那樣寫意。
  男人躺在床上看書,女人從客廳進來,嘴裡哼著歌,很高興的樣子,她一邊梳理頭髮,一邊說:「老公,看外面多好的陽光呀!快起來吧!我們去街上逛逛。」男人沒有動,又翻了一頁,很認真的讀,女人看了看他,沒有吱聲,繼續梳理她長長的頭髮,一梳一梳的梳下去,很是自信。男人偷眼看了她一下,微微笑了笑,說:「還是安排別的吧!」女人回過頭,臉上有嫵媚的笑,男人動了動身子說:「很久沒有包餃子了,你去買點東西回來,我們包餃子,怎麼樣?」女人看了看他說:「麻煩死了,想吃去街上買呀!」男人有點訕訕地說:「看你!那我不知道呀!」說完轉臉又看起書來。
  女人梳好頭髮,轉身出去,男人抬眼看著她的背影,忽然發現女人的腰有點臃腫了,走路也沒有過去輕盈了,不再像那個心中的小可愛了,他試圖找她身上曾經吸引自己的地方,沒有,一點都沒有了,不知道那些東西都到哪裡去了,他有點困惑。
  男人放下了書。每個禮拜天他都喜歡晚些起床,他喜歡在這晚起的時間裡看看書,或回憶一下過去一周自己的得失錯漏。
  男人認識女人很偶然,那時候女人是一家商場的營業員,男人的單位距商場不遠,所以常常會碰到,他那時覺得這個小巧的女孩好可愛,像只燕子,或是精靈。他於是就製造和她碰面的機會。後來同事發現了這個秘密,就託人幫他們介紹,原來女人也注意他很久了,於是兩個人就走到了一起。
  沒有波折,一切都水到渠成,當他決定握她手的時候,女人的手已經等在那裡。男人的手很大,握著女人的手,像握著他小侄子的手一樣,所以他有一種保護她的衝動。常常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男人就把她的手拉過來,女人也就很順從的靠著他,走過街道。
  男人曾經當過兵,也會對女人講他當兵時的事情,他講的最多的還是包餃子。他說他喜歡那種氣氛,一個班的人都在包餃子,用很大的盆和面,用床板放餃子,大家都很高興,常常在不知覺里,就包滿一床板,然後就抬著去

煮。他最喜歡去煮餃子了,鍋很大,一個個餃子在開了水裡翻滾,像浪花,又像一群可愛的白兔在跳舞,他常常會看著它們笑,那時候班上的兵會說:「班長,看你笑得好開心。」是的,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樣笑,後來他明白這是他喜歡這種人與人融合的溫暖。
  後來,他和女人也包過餃子,女人不會,把面弄得一地都是,有時候還弄得一身一臉都是,他開心的笑著說:「沒有我,你怎麼會長這麼大的呀!」女人笑著說:「呵呵偷偷長的呀!」於是他們笑起來,女人很調皮,有時候在笑著的時候,會把面抹到他臉上,他就追著女人,要擰她耳朵,女人跑不動的時候,就一頭拱進他懷裡撒嬌,他輕輕的點了點女人的鼻子,說:「看你還敢不!」女人很溫順的說:「不敢了!」男人就抱著她,覺得好幸福。
  女人又走了進來,她笑著說:「起來吧!我把東西買回來了。」他眼睛一亮,發現女人還是那麼可愛。
  他迅速穿好衣服,像當兵時的樣子,整理好床,洗臉刷牙,在衛生間里,他特意颳了刮臉,把頭髮梳好,還噴了點髮膠,這樣讓他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他也很滿意。
  女人洗菜剁餡子,他和面,他一邊和一邊還高興的唱歌。他的歌不太好,但鏗鏘有力,還是部隊的調子,一點都不準。女人笑著說:「看你唱的,好好的歌讓你糟蹋了。」男人哈哈一笑說:「這樣才有味。」女人說:「不過我喜歡聽。」他聽著心裡一陣溫暖,和面的的勁頭更大了,把盆弄得很響,像是和著他的歌唱。
  他邊和面邊唱歌,還看著剁餡子女人,覺得她現在雖然胖了點,還是很勻稱,臉上雖然有皺紋,還是很漂亮,這樣好象更有女人味,他又看了看家,家裡到處都有她的痕迹,或多或少。他感到很溫馨。
  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女人忽閃著大大的眼睛說:「我擀皮,你包吧!」笑若蘭花。男人說:「好吧!」男人包餃子很快,他把餃皮放進餡,雙手一合就一個,很結實的樣子,所有的餃子都一樣,像一個模子做出來的。
  女人雖然和他包過很多次,還是手忙腳亂的,衣服上,臉上都是面,男人笑著說:「看你,永遠都長不大。」女笑著做了個鬼臉說:「我長大了,要你做什麼。」說完一把面揉到他臉上,很涼,但他有點快意。
  很快餃子包好了。女人說:「我去煮吧!」男人說:「我去!我去煮不會破的。」女人說:「瞧你說的。怎麼
會破呀,那麼結實。」女人嘻嘻的笑。

  男人看著小小的鍋里騰起的蒸汽,他覺得像霧,透過霧看餃子翻滾,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有意思。
  餃子端上來,一個個很漂亮。女人說:「我們家的餃子像花。」男人一楞,問:「怎麼像花呀!在哪裡?」女人說:「看你個傻樣,餃子上都是你的指紋,把餃子襯得像盛開的花。」男人有點靦腆的說:「我手勁大。」女人說:「我喜歡這樣的餃子,一定好吃。」說完誇張的咬了一大口。
  男人看著女人,女人在邊吃邊衝著他笑,異常嫵媚。男人覺得女人還是那樣可愛,還是那樣讓自己心動。
  他看著餃子上的指紋,很深,餃子是有點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