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錯


你一定要理解

在愛情的世界裡

再多的愛也感染不了一個不愛你的人

再好的房子也裝不下一顆躍躍欲試的心

再般配的婚姻也罩不住兩個不相愛的人

離去。開始

我認為最幼稚的事情就是一個人明白的告訴你他不愛你了要離開你了,你卻還要巴巴的跑去哭著問他為什麼不再愛你了。

拋開影視劇裡那些匪夷所思的離奇橋段。正常情況下,一個人要離開你,無非就是對你無感了,不再愛你了。

一個人一旦慎重的決定離去,一定就是對你沒有感覺了,即使有,恐怕也是:厭煩、疲倦、不適合等等的理由。

假如你一定要去哭鬧著讓他給你分手的理由,一定也是:「咱們不合適,你可以找個更好的之類的」套話了。

這還是好的,假如你一直糾纏不休,可能在對方隱忍的謙讓後就會做出很多讓你下不來台的嚴酷言行了。


淺笑。離場

所以,千萬不要在一段愛情結束後追著對方要一個解釋要一堆理由。這只能把你弄得糟糕不已。

一個人不愛你的理由,可以像最初他追你時羅列出的一大堆一樣多,乃至更多。

你這樣的窮追不捨,除了讓分手變得狗血和不堪外,也迅速撕裂了兩人之間僅存的終究一絲面子,逼著對方口不擇言的對你們從前的愛情進行鞭屍般的侮辱,乃至還會對你進行身心的殘忍的攻擊。

在一段始於狂熱總算馬虎的愛情裡,假如他連終究的好好道別都不能給你,你就不要再不惜面子的去苦苦追問了。結束就是結束了,即使再怎樣華麗也是落幕,再怎樣好言告別也是告別。

此時此刻,你能留住的除了你的自負,僅有的收穫就是經過他來催生自已的成熟了。儘管很痛,但你有必須接受。

假如你連尊嚴都同時失掉,硬要弄得自已狼狽不堪四分五裂,那麼接下來,你還拿什麼來重塑自已,去等待未來等待更美好的愛情?

痛而。不語

在一段愛情開始的時候,他愛你,全部都可以是理由,全部都可以不需要理由。

在一段愛情結束的時候,他不愛你了,一樣全部都可以是理由,全部也都可以不需要理由。

記住馬德說過:在喜歡你的人那裡,去熱愛生活;在不喜歡你的人那裡,去看清世界。

所以,一旦他要離開,你千萬不要跑去問為什麼。你一定要理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了,沒有為什麼。

就像一陣風颳過,你要做的是,拍拍身上的塵埃,哪怕含著眼淚也要逼著自已淺笑脫離,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大哭一場,就一場。

然後,全部接給時間,不要故意去憶起,更不用逼著自已去忘掉。信任時間,它會給你最好的答案,並終究讓你風輕雲淡。

信任我。有一天你必定會慶幸會感激當年那個淺笑著脫離的勇敢的你。哪怕含著淚滴著血。因為這份英勇與清醒才獲得今天更好的你。

現在。才是開始

在情愛的世界裡,再好的房子也裝不下一顆蠢蠢欲動的心;再條件般配的婚姻也罩不住兩個不相愛的人;再多的關愛也感染不了一個不愛你的人。

所以,就這樣讓他去吧。他去之後,最好不再見,因為,誰也不知道,最初你淺笑回身的時候強裝出來的笑臉下忍著什麼樣的疼痛。

也不用故意避著不見面,因為隔著時間,你在我心裡已經淡到:慈祥如常,面帶淺笑,形同路人,視若無睹。

哪怕就是記住,也不要再聯繫了,更不要做什麼朋友了,千萬不要信任愛情的廢墟上可以締造起友誼的大廈。

但也不要去恨他,他有愛與不愛的自由,你也不用去恨一個不再相干的過客。

就這樣吧,最好的時光,總是濃淡相宜。最好的人心,就是遠近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