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將古今中外大文豪進行異能加工創作的漫畫《文豪野犬》系列當中,曾經出過以京極夏彥和綾辻行人兩位日本現代知名小說作家為原型的外傳,在外傳裡面京極夏彥和綾辻行人兩人是死對頭。而京極夏彥在一場關於小說作品解析的演講說明中,提到了輕文學和輕小說屬於兩個不同的作品類型,輕文學已經走到無計可施,而輕小說還具有可能能性還可以源源不斷的吸引新讀者,輕小說不會消失。

京極夏彥在解析小說作品中提到了三個維度作者現狀、創作動機、作品對象

作者現狀

A:想寫小說

A':想成為小說家

B:寫小說很有趣

C:很難成為小說家

D:現在就是小說家

創作動機

1、模仿

2、渴望

3、自我展示

4、承認欲

5、生活苦悶

6、學究

作品對象

イ自己

ロ熟人

ハ志同道合者

ニ善意的讀者

ホ不特定大眾

京極夏彥認為如果以「善意的讀者」、「不特定多數大眾」為作品對象的話,在創作方面就不考慮比較高齡的讀者群體,而是以年輕讀者群體作為作品的創作目標,也就是一種和輕小說(ライトノベル)非常相近的創作方式。雖然輕小說的概念非常曖昧,但是被稱為輕文學(ラノベ)的作品和輕小說是不同類型,因為輕小說的寫法也可以

縮略為ラノベ,導致有人混淆了這兩類作品類型。可能會有上了年紀的讀者認為輕文學是年輕人的讀物,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現在的輕文學讀者幾乎都是大叔,因為輕文學的固定讀者都上了年紀,也有人會說「用可愛的萌系插圖裝飾的作品就是輕文學吧」,但並不是如此,普通的文藝小說也開始採用萌系插畫進行裝飾配圖,現在「萌」這個詞都已經逐漸成為死語,不管怎麼說輕文學在一段時間內大行其道,但現在輕文學領域大概開始變得無計可施了。雖然很痛苦但這也無可奈何,這不是作品誕生不誕生的問題,而是創作系統的問題。輕文學在作品構造上不是很長,這個問題從一開始就知道而對問題視而不見反复的進行縮小再生產,這是輕文學編輯方面的責任。

另一方面輕小說則是有著更大的架構,雖然輕小說這個詞是90 年代造出來的,但是在此之前就已經有和輕小說相當的作品類型出現,這些作品現在還在被讀者閱讀,輕小說的多樣化讓輕小說具有更多可能性,雖然定義曖昧,但粗略的來說輕小說是比青年小說更面向年輕讀者層所書寫的小說,和輕文學相比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創作的輕小說多如書山,和輕文學不同可以不斷的獲得新的讀者,所以輕小說並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