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調整內文

老一輩的人通常都避諱談到死亡,但戴勝益去年3月就先公布遺囑。他認為,要趁著意識清楚立遺囑避免爭議,也透露在過世之後要樹葬,費用更不能超過8萬7千元,「馬英九的爸爸過世後只花8萬7千元,我要比他省才可以。」

戴勝益表示說,立遺囑並不難,也不是觸楣頭,所以很早之前就開始寫遺囑,每年都做些修改,最後在去年請兄弟姊妹與第2代、律師到場,將遺囑一字一字公布,並請大家簽名後放在保險箱。

戴勝益認為,對於身後事,以前父母不講,做子女的也不敢問,只能依照生前的講法來處理後事,但大家不要猜測,「最重要的是要趁著意識清醒的時候做這件事情,不然會跟某航空公司的老闆一樣。」

他也說,將來他有個三長兩短,遺產就是依照民法規定,指定要樹葬,「樹葬不能立碑,葬的要放韋瓦第的四季小提琴協奏曲。」他更說,人到過世後就只剩下臭皮囊,要為社會表率不要浪費資源,「我也說,死後身體還有可以用的,儘管拿去器官捐贈。」(林海/台北報導)

出版:00:05
更新:06:25

戴勝益透露,在過世之後要樹葬,費用更不能超過8萬7千元,「馬英九的爸爸過世後只花8萬7千元,我要比他省才可以。」劉耿豪攝


老一輩的人通常都避諱談到死亡,但戴勝益去年3月就先公布遺囑。劉耿豪攝


戴勝益小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