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君說:我們之前分享過一篇《三個孩子全部送進斯坦福,她認為從小應培養孩子這11種品格》(點此了解詳情),這是來自一位華裔媽媽的教育感悟,她不僅本人是學霸,還將三個兒子都送進了斯坦福大學。

今天我們分享它的姊妹篇,學院君特地將她想要賦予孩子的15種力量歸納成文,分享給您,希望對您有所啟發。

第一種、腦力

讓孩子多看、多聽、多接觸、多與人見面,增加腦突觸(synapse)。

對於幼兒期的孩子,有一點很重要:盡可能讓他多多體驗,刺激五感神經。因為這一時期,正是快速增加連接腦神經細胞的突觸數量的時候。人類的腦細胞數量基本上都一樣。但是,連接腦細胞的突觸卻因人而異。突觸數量越多,大腦運轉速度越快。

在教育者之間,有一個共識:到三歲之前多體驗, 六歲之前能順利參與社群活動,八歲之前提高IQ為青春期做

准備。這是因為八歲之前是產生腦突觸最多的時期,而八歲以後用不上的突觸會消失。從那時起,一個人擅長或者不擅長的,喜歡或討厭的,就會確定下來。

因此在孩子八歲之前,有必要盡量讓他多看、多聽、多接觸,多與人見面,使腦突觸不斷復雜化。這樣一來,等到八歲之後,慢慢開始要做取捨的時候,選擇范圍就會廣很多,孩子的潛力也就更廣了。

第二種、閱讀理解能力

想讓孩子喜歡學習,第一步就是讓他愛上看書。

從五歲左右起,我幾乎已經給孩子讀遍了所有的兒童文學書,也經常帶他們去圖書館。大兒子很喜歡非虛構作品,尤其愛看偉人傳記、自然科學方面的書籍,像《法布爾昆蟲記》、《西頓動物記》等,他全都讀過。

二兒子喜歡幻想文學和虛構作品,《白鯨記》、《湯姆歷險記》等,讀過不少名著。三兒子什麼都喜歡,哥哥們的書也會找來看。

逢星期日,我們一家人會去書店買些喜歡的書,到茶館裡邊喝茶邊讀書。讀完後,互相談談各自讀的書的內容,或者交換著看。這個習慣從孩子小時候一直延續至今。

第三種、集中力

沒有集中力,任何事情都無法高效完成。

能夠集中精神的孩子,可以充分發揮能力專注於課題,短時間完成學習,並取得好成績。但要是孩子心氣散漫、集中力持續時間短,不管做多少事,時間也是白白流過,學習效率變得非常低。

為了提高兒子們的集中力,我會和他們一起做各種游戲。進行一些時間長、需要耐性的活動,(他們的)集中力將得到提高。我家大兒子對料理有興趣,三歲左右開始我就讓他幫忙撿菜、切菜、稱重量或者攪拌食物,讓他堅持幹些碎的活兒。事實上,做菜對於提高集中力來說是非常有效的活動。

同樣的,愛好音樂的二兒子,我在他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教他吉他和弦,開始一起練習吉他。像這樣,父母親自陪著孩子,幫助他將興趣堅持做下去,那麼孩子自然就能提高集中力。

第四種、想像力

給孩子講原創的虛構故事,使他的想像力能夠全速運轉。

在我們家有個習慣,晚上睡覺前,我經常會講一些虛構的原創故事給兒子們聽。從大兒子兩歲左右起,這個習慣已經堅持了十餘年。我的自創小故事叫做“企鵝的冒險”,是一個沒有結尾的故事。

我丈夫的自創小故事叫做“愛放屁的屁太郎”。有被稱為大胃王的男人,總喜歡一個人獃獃地吃東西,他只要吃了番薯,就會放出特別大的“屁”。結果,他的屁常常能幫到別人。有盜賊襲擊村裡人或者有猛獸出沒,千鈞一發之際,他就用他的“屁”來擊退危險。

為什麼要自己想一些原創故事呢?理由之一,就是想製造一些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只在我們家才有的故事,這是一種父母愛意的表達吧。另一點理由,是希望通過親耳聽故事的方式,擴展孩子的想像力。

第五種、跨文化理解力

通過慶祝世界各地的傳統節日,使孩子感受到不同文化的精彩。

在我們家,大家會盡量一起慶祝各國的傳統節日。為什麼我們會那麼注重傳統節日呢?因為我想讓孩子們多多了解自己國家的文化。同樣,也希望他們理解並體驗他國的文化。

小時候有過愉快的經歷,等到成人之後將成為美好的回憶。有這些體驗,別說是自己國家了,對於其他國家的文化

和歷史也會抱有好感。在國際社會中,能夠解釋清楚自己國家的傳統與文化,這是很重要的。如果只是單純會說英文卻無實質內容,也就沒有什麼意義。

再進一步來講,在和外國人交流的時候,是否對他們國家的傳統文化和歷史背景有所知曉,對他們的心態是否有共鳴,這是會話的關鍵。“我也在萬聖節的時候變裝過,到鄰居家去討糖果。”“感恩節的時候,我家也會烤火雞吃哦。”僅僅是聊到這些事情,就能活躍談話氣氛。

第六種、學習力

學習新事物是為大腦提供盛宴。不斷給予孩子有趣而新穎的信息吧。

在兒子們上學之前,我希望他們親身體驗學習的樂趣。首先,我採取的方式是,讓他們邊玩游戲邊記文字。

日語平假名是最容易記的,所以從它開始。在B4大小的紙上,寫一個大大的“あ”字,然後在下面畫一隻小螞蟻。湊近看能分辨出是螞蟻,我一邊給孩子看,一邊這麼教:“這個‘あ’就是‘あり ’(日文中“螞蟻”的意思)的‘あ’。”

想要知道孩子是否記住了,把這張紙貼在房間中離這兒最遠的地方。雖然螞蟻的圖畫看不清了,但看得見“あ”字。接著要孩子讀讀看那個字,像做游戲一樣測試一下他。

那時候,有一個游戲我們經常玩。攤開雜志、報紙,然後找文字,比如誰先找到“う”字誰就贏!父母和孩子一起努力找。在興奮地玩著游戲的過程中,兒子們學會了越來越多的字。

第七種、健身·強心力

為防止高糖反應,我從未給孩子喝過甜飲料。

“食育”與孩子身體、智力和情感的發育有著很深的關系。我把從母親那裡習得的中國藥膳理論,在自己的小家庭中進行實踐。首先仔細觀察三個兒子的體質,然後給他們吃適合其各自體質的食物。

在藥膳理論中,食用彌補自己體質缺陷的食物是最基本的。在此不加以贅述,總之我想給兒子們吃一些營養均衡的多品類食材,因此每天都會為他們製作“五色五味”的菜。基本上從不讓他們吃冷凍食品或即食食品,只提供新鮮、安全的食材。烤、煮、炒、煎、蒸,還在各種烹調方法上下工夫,菜式也盡量豐富一些。

第八種、判斷力

向孩子提問,讓其把握狀況、做出抉擇,使孩子能夠獨立思考。

從兒子們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經常向他們拋出問題。例如買雪糕的時候,會故意問孩子:“選哪個味道比較好呢?媽媽不知道怎麼選呀。”如果他們回答“不知道”,我就接著問:“之前我們選的巧克力是吧?再上一次是草莓味的。今天選哪個呀?”問到這個程度,本上他們就會提出自己的想法了。

如果孩子回答“那這次選橘子味怎麼樣?”我就再問:“為什麼呀?&r

dquo;然後他們就會說出“因為顏色不一樣”、“因為沒吃過”等等,小孩子才有的可愛回復。

大兒子在中考之後,同時考上了幾所美國名校。“選哪個學校由你自行考慮,自己選擇。”我丈夫把選擇權交到了孩子手裡。結果,大兒子放棄了排名前三的學校,選擇了排行第八的“撒切爾學校”。理由是“這所學校有騎馬和野營課程,能讓我有更多人生上的學習。

第九種、提問的能力

經常發問的孩子思慮周全,能獲得更多的知識。

“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無論是什麼都一定要提問哦。”我經常會這麼告訴自己的兒子們。學習中碰到不會的當然很正常。但是,明明不會卻保持沉默,可就不行了。說什麼“因為不好意思所以沒問”,這是最可惜的。因為好不容易才找出自己不明白的地方,卻錯過了能夠知道答案的機會。

如果孩子向父母提問後,卻得到“我很忙,等一下。”“這種都不懂嗎?”等等回復,被忽視或者小看,那麼孩子也就再也不想主動提問了。

第十種、傾聽與陳述意見的能力

讓孩子加入談話,培養其傾聽、交流的能力。

經常會看到這樣的情景:大人們在說話的時候,明明有孩子在,卻全然無視,我行我素地進行著對話。

如果孩子覺得周圍人的談話和自己毫無關系,就會把自己的耳朵“關”起來。要是養成了習慣,上課的時也好,說到重要的事情也好,不愛聽的時候,就自動把自己的耳朵“關上”了。

我一直想把兒子培養成對別人的事情抱有興趣並予以傾聽,能夠參與談話的孩子。因此,從孩子小時候起,只要他們在場,一定會讓他們參與大人的談話。對他們來說比較難懂的話題,盡可能解釋得簡單易懂,讓孩子也能理解。

比如家人在一起看新聞的時候,我會突然問孩子:“對這個你怎麼看?”之後,孩子們就會在看新聞中,豎起耳朵朵仔細聽。如果孩子們覺得“被問到自己的意見”了,他們

就會努力理解其中的內容。

時間長了,比如像有關難民的報道,一聽我感嘆道“真不容易啊大家”,孩子就會接話“必須給他們派發吃的呀”,當出現戰爭畫面時,孩子也會對著屏幕說“太過分了,別這樣啊”之類的話。

第十一種、覺察力

親子間互相做“今日匯報”,孩子會變得謹慎注意。

我想,每一位父母都有共同的願望,那就是想要知道孩子一天之中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大多數況情況,孩子都不怎麼願意主動提起。為此,我一直堅持先向兒子們匯報自己一天的行動。

比如“今天媽媽去了電視台哦。節目上介紹了好吃的草莓,所以帶了幾個回來呢,嘗嘗看吧。”等等,首先自己報告行程。這麼一來,兒子們也會將自己一天之中發生的最印象深刻的事,講給我聽。

通過把握孩子一天的動向,可以了解他是高興還是寂寞了,同歡喜、共安慰。另外,如果養成了互相匯報行程的習慣,也能提高相互間的信任度。

第十二種、笑的能力

沒有幽默感的人,看上去不從容。

在育兒過程中,我希望孩子不要忘了“幽默感”,給予孩子們許許多多的歡笑,讓他們切實感受到活著真棒、每天的生活好開心。

兒子們開始懂事後,我就會故意和他們開玩笑。遞給孩子一個蘋果,嘴裡卻說:“這根香蕉看上去很好吃哦”。然後孩子一定會糾正我:“媽媽你錯啦,這是蘋果呀。”嘴上對孩子說:“給,吃飯吧。”拿出手的卻是烏冬面,然後孩子就會特別當真地指正:“媽媽,你又錯啦。”

在美國,一個人沒有幽默感,通常會被認為內心不從容。某項調查中,向單身女性提問對於結婚對象最期望的特質是什麼,回答最多的就是“幽默感”。在美國,比起學歷和經濟能力,幽默感被視為最重要的個性。

第十三種、自制力

孩子上高中之前,是大腦發育活躍的時期,一律不讓他們碰依賴性較高的電子游戲和漫畫。

兒子們在成為高中生之前,基本上我都是禁止他們玩電子游戲和看漫畫。這是因為在大腦發育活躍的時期,我想優先讓孩子們多玩一些拓展想像力的游戲,多看一些拓展想像力的書籍,多做一些全身運動。特別是日本的電子游戲,玩起來很刺激又十分有趣,一般只要玩過一次就會“欲罷不能”。因為娛樂性確實很強,孩子們一玩起來就是連續好幾小時,有時候甚至像中了毒一樣沉迷進去。

在最關鍵的大腦發育時期,我不想讓孩子過於偏向一種使用大腦的方式。即便不玩電子游戲,現實世界裡也有很多有趣好玩的事情。這個道理我經常告訴自己的孩子。

第十四種、隨機應變能力

每天過得張弛有度,活化孩子的頭腦。

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孩子小的時候,要固定時間早睡早起,學習也要固定時間比較好。說是這麼做才能養成生活

習慣和學習習慣。

但是,我從不講究這個。睡覺時間也好,起床時間也好,都看孩子當下的身體狀況如何。學習不是說光做完作業就完事的,而是一輩子的事業。我不會對兒子們說:“作業和預習、復習都做好了,可以去玩其他的了。”而是告訴他們“學習乃日常之事”。

例如,為什麼會下雨呢?在學習關於下雨的原理時,如果室外正好下起了雨,我會讓他們放下手頭的作業,“快穿上雨衣和長靴去外面吧!”然後帶他們到外頭去。

人生中會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根據周圍的情況,能夠隨機應變地將自己該做的事情安排好,這樣的人不會錯失任何好機會,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都能跨越過去。相反地,無法對應該做的事情臨場應變地處理好,這樣的人哪怕遭遇再小的變化都會感到困惑,遇到關鍵時刻就會錯失良機。

第十五種、質疑能力

內心有質疑,關系著新構思、新發現的產生。

有一說,認為所謂學問,是因為人們產生了質疑才誕生的。“為什麼?”“什麼道理?”像這樣帶著疑問,找尋解答,新的發明和發現由此產生。

對於自己的孩子,我也希望他們擁有質疑的能力。我會給他們轉著地球儀,說:“多虧了伽利略不相信地球是方的,我們才知道原來地球是圓的呢。”

而且還會告訴他們教科書上寫的不一定都正確,從小播下培養質疑精神的種子。對任何事物都試著進行質疑,新的構思、發現、有趣的主意隨之誕生。讓孩子擁有懷疑信息真實性的眼力、質疑能力,也是保護其自身的一種手段。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