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晚上,我出門遛圈,兒子讓我幫他買包薯片。

我問他要哪種,土豆的還是玉米的。

兒子有點猶豫:“都行。”

我說:“別都行啊,你想吃哪種,確定一下。”

他想了想,說:“那就買玉米的。”

我說:“好。”

很日常的對話,不是嗎?

如果你看完下面這個心理學實驗,你就會明白,這樣的日常對話裡藏著良苦用心。

A組老人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對自己的生活有更多的掌控。而B組老人則是由養老院代他們做出大部分決策,他們對自己的生活缺少控制感。

每一天,都是這樣的不同。

三個星期後,心理學家對這些老人和工作人員進行了調查問卷。結果顯示:A組老人感覺更快樂,也更富有活力,機敏性和社交能力明顯高於B組老人。

這個結果也印證了心理學家的觀點:選擇權、控制感和勝任感可以讓人變得更積極樂觀,更有責任感,更有助於身心的健康。對於老年人來說,還可以延緩衰老。

最直接的啟發,就是我們該如何對待已步入老年的父母。我們通常認為孝敬父母,就是讓他們不操心、少幹活,跳跳舞、打打牌,“游手好閒”地頤養天年。

其實,在適當的范圍內,給他們安排一些事情做,或者請他們為我們幫幫忙、出出主意,反倒對他們是有益的。

他們會覺得,自己還是有用的,還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也由此和社會發生更多的連接,這些都有助於延緩身體和心理上的衰老。

其次,我們也可以從中學到教育孩子的方法。

實驗中,對待B組老人的做法,是不是像極了父母對孩子的做法?事無巨細,大到上什麼興趣班,小到幾點睡覺、選什麼口味的冰激凌,往往都是我們給孩子安排好了,他只需要接受就行。

結果呢?孩子喪失了對自己生活的選擇權、控制權,就會有挫敗感,要麼不配合,要麼投降順從——不管哪種,都會導致層出不窮的問題。

對選擇權和掌控感的需要是每個人的天性。“我”選擇,我的生活“我”做主——如果主語不是“我”了,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所以,當孩子的問題讓我們感到焦頭爛額,不知所措,我們需要做的,只是把屬於孩子的選擇權還給孩子,讓他學會為自己的生活做決定。

就像文章開頭的那段日常對話。

兒子是個隨和的孩子,習慣於說“隨便、都行”,在和同伴的相處中,也是經常處於跟從的角色,這和我們之前的教養方式有關系。

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我會在很多事情上盡量讓他自己做選擇,尊重他的意見。每次兒子說“隨便,都行”的時候,我都會讓他確認一下,到底想選擇哪個。讓他從每一件小事做起,練習自己做決定,明確自己的心意。

這個實驗說明,比起太多的選擇,有限的選擇更能帶來積極的效果,人們對自己的選擇也會更加滿意。

運用到教育上,就是要給孩子有限的選擇。

這一點我很有體會。一天晚上,兒子玩得正嗨,眼看九點半了,還不想去洗漱。我催了一遍又一遍:“趕緊去洗漱,都幾點了,天天睡這麼晚,明天早上又該喊困了……趕緊的!你聽沒聽見?我都說了多少遍了!”

兒子有口無心地答應著,遲遲不行動,直到我發火吼他,才不情不願地去洗漱。——相

信這樣的場景父母們再熟悉不過。

然而,那天發生的是另一個版本。我運用了正面管的方法,讓他做有限的選擇。

我說:“我知道你不願意去洗漱,還想玩一會兒,同時,你是打算再玩5分鐘去洗漱,還是玩10分鐘再去洗漱?”

兒子想了想:“那我再玩9分鐘吧。”

我立刻同意:“好的。”

9分鐘一到,我提醒他。他雖然有點不情願,但還是去洗漱了。

整個過程,我沒有再費口舌。

這是我第一次有意識地運用這個方法。我暗暗吃驚,有限的選擇真的管用。以往,是我幫他做決定,由我來安排他的生活,幾點睡覺,幾點洗漱,他被動地接受或者抗拒。

這次,我把選擇權給了他,他由此意識到,洗漱睡覺是他自己的事。他沒有再和我繼續糾纏要不要洗漱的問題,而是開始思考怎麼安排玩和洗漱這兩件事,並自己做出了決定。

讓孩子通過選擇學會做自己

給孩子“賦權”,讓孩子自己做選擇,不僅可以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更重要的是,可以塑造孩子積極主動、自信篤定、有責任感的好品質。

通過一次次選擇的好處在於:

1、孩子清楚了,自己喜歡什麼,擅長什麼,對“自己”有了更明確的認識。

2、孩子清楚了,有些事情哪怕不太想做,還是需要去完成,但他可以選擇完成的時間和方式,讓這個過程更愉快一些,他學會了靈活主動地去做事。

3、孩子清楚了,哪些是他自己的事情,是需要自己負責的,哪些是別人的事情,是他無法控制的,他就知道了邊

界和責任感。

就是這一點點的選擇,造就了一個有擔當、自信、積極主動的孩子。

即使選擇錯了,也可以從錯誤中吸取經驗。撞一下南牆,就知道頭有多疼了。這樣的人生體驗,要比媽媽絮絮叨叨說一百遍管用得多。

人本主義認為:“自己”是一個人過去所有生命體驗的總和。

假如一個人過去的生命體驗都是“被動”參與的,或者是按照別人的意志生活的,那麼他就會感覺沒有在做自己。

做自己很重要。

當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兒》的後記裡總結說:什麼是成功的一生?做自己,按自己的方式過一生,就是成功的一生。我深以為然。

做自己也很難。

看看我們這些大人就知道了。有多少人,人到中年,卻依然不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知道自己這一生為何而來。

迷茫、焦慮、隨大流,又將這一切傳遞給下一代,妄圖以己之“昏昏”讓孩子“昭昭”。

所以,說來說去,你終歸需要想清楚這兩個問題:

你,希望孩子做自己嗎?

你,相信孩子能做好嗎?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