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鬧鬼我真的想搬家了!

媽喲這種小區誰敢住。小區地點我就不說了,附近的人都知道我們小區鬧鬼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我怕說了房子租不出去。

前天晚上我凌晨3點過的樣子帶起狗兒回家,停好車之後按電梯,兩台客梯和一台貨梯沒有一台到負二樓!等了半天都不來我就自己走到一樓去坐。電梯基本都停在10樓以上。我按了部電梯要到的時候我從電梯門縫都看到還有光絲拉下來,結果一打開門一團黑,我還以為電梯停錯層了,結果仔細看電梯是到了的。

電梯門一打開我瞬間感覺到4股不冷不熱的風從我身體穿過。我們小區不準燒紙這些,但是那四股風裡面我就聞到很重的香蠟紙燭味道!我自然是不敢坐撒,我就准備拿起手機拍照,第二天好喊物管弄下,結果我們狗兒耳朵突然豎起來,死盯著電梯一個角落看,然後電梯門開始自動關上,我狗兒還隨著電梯門關上偏頭去看裡面的“東西”。。我就有點毛骨悚然了。

然後我去按客梯,客梯也沒有燈。我不敢上就走樓梯上去。剛走到樓梯的安全通道就聽到電梯門開了的聲音,然後聽到一陣詭異的腳步聲,感覺那人應該是從電梯裡出來的。但是客梯就停在一樓,剛打開裡面根本就沒有人。還有個客梯好像在二十幾樓,但是我只能按下來一個客梯,二十幾樓那個按不下來。所以我敢肯定那個人就是從我剛按開那個一樓的客梯出來的。要不然從二十幾樓下來肯定沒這麼快。我不敢下去看,就硬著頭皮爬樓。

爬到3樓的時候就老是聽到哪家屋頭傳來唱戲的聲音,不曉得是不是哪家老人三四點還不睡還在看戲,但是那個唱戲聲又彷彿從我耳邊經過,漸漸消失。那個氛圍讓我心裡直發慌,全身汗毛都立起來了。第二天我把照片拿給給物管看,物管說電梯燈那晚根本就沒有過故障,因為他們都沒發出過報修通知。之後我始終會聯想到這麼一個場面-電梯門關上的一剎那,門縫裡彷彿有張臉! 

我們小區每年都要出怪事,每年反正都有人非自然死亡。不是跳樓就是走著走著倒下去就死了。要不然就是光著身子死在樓道裡。有一次我剛充完話費從移動營業廳走出來,一個光頭男的跳樓差點把我砸到了,濺得我一身的血~,還有次我們聽我們樓下的一個婆婆在擺她們隔壁的老太婆,本來在跟她擺龍門陣,突然就說要去接孫兒,但是那個老太婆的兩個娃兒早就是死了的,根本沒得孫子得。房子是她們老頭子拆房還的,就她們老兩口住。她們老頭也死了幾年了。然後隨後幾天都沒見到過這個老太婆,後來發現她死在自己的後院裡,臉還埋在土裡。因為是冬天所以不曉得死了好久才被發現。

還有兩次我放狗的時候我們狗兒一直在小區下面的花台那裡一直聞不肯走,我一撥開那個花叢裡面就是死貓死狗。。我快有點忍受不下去了,住那裡經常做噩夢。曾經還夢到我在陽台耍,然後一個女的跳樓,跳下來的時候我們眼睛對眼睛的看了一眼。。最奇怪的是我們小區的那些流浪狗半夜經常成群結隊的十幾二十隻對著同一個地方狂叫。這些事情小區物業早就知道,也不請個風水大事看看。我經常半夜回家的時候路過小區保安亭,亭子裡面都沒有人,就一件保安制服掛在凳子。 我自己幾次獨自在家的時候也遇到過怪事。就夏天有天晚上我在家裡看那個《楚喬轉》,那時候正熱播,然後我自己看著看著睡著了。然後就半夢半醒的感覺一個女的穿起黑色的衣服用鑰匙打開了門,然後就像是自己家那樣走進來把門關上,慢慢地走進來坐到沙發上我腳那裡拿著遙控換台。我曉得是夢,一直喊自己醒來,但是就是動不了,也醒不來。我們狗兒莽起叫,然後我就醒了,電視依然在播,但是並不是在演《楚喬轉》了 而是從機頂盒的台變成了直播台,我記得好像變成了重慶新聞頻道。我馬上去檢查門,結果門根本沒被打開,還從裡面反鎖了的!!! 還有一次是半夜兩三點,我剛洗完澡,順便把褲子洗了拿到陽台去晾,我住5樓,晃眼看到樓底下花台有個白影子在飄。而且速度很快。我以為是條白色的貓或者狗兒,結果後來飄近了才感覺是個人,像是在找東西樣,但又絕對不是個人,因為飄的速度太快了,十幾秒鐘就可以飄到對面那一棟的樓下。不知道在找什麼 ~ 有一次我爺爺因為要住院動膽結石手術在排期,所以來我們屋頭暫住幾天,就在第一天晚上我就聽到我爺爺在另一間房裡叫喚,我過去問他是不是哪裡痛,他說不是。問他有撒子沒得,他說沒得撒子,然後我們又去睡了。結果他第二天才給我擺,他睡覺的時候看到個男的 ,長得很高,穿

身白衣服就站在他邊邊,站了很久,我們一進去開燈就不見了。後來我爺爺打死不得來我們屋頭耍了~~~ 再補充一條。還有一次是我們狗兒晚上喝了很多湯,半夜尿憋不住了,然後用鼻子頂我讓我帶它出去。我走到6棟那邊的時候就聽到8棟那邊一個女人在哭,哭得很淒慘,感覺就像被家暴了一樣。後來一個小女生打出租車在6棟下了車都不敢往前面走(打車只能打到6棟,前面只要有人行道)。我也自然不敢再往前面走了,我就准備帶狗兒在1棟方向繞一圈就回家。結果那個聲音就像跟著我一樣,我在一棟那邊聽起都很明顯。 還有就是“鬼壓床”本來就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也就是夢魘。但是我從小到大沒被壓過,自從搬進來就有兩次。每次被壓的時候我們狗兒就會跳上我床,然後身體緊貼著我,然後我才恢復意識。平時我們狗兒是不敢跳上沙發跳上床這些的,唯獨我被 ”鬼壓床“的時候它會來”救“我!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怕就怕是有鬼找替身!我經常半夜兩三點被鬧鐘鬧醒,但我不可能把 鬧鐘設置在半夜兩三點。不是我火眼低,因為小區裡面鬧鬼的不止我一家 ,我們對面那一家一直空著,也沒租也沒賣,就一直空著,我估計也是因為鬧鬼的緣故,而且我們小區好多家門口都貼著符和掛著八卦鏡。我只知道我們樓下那家貼鎮宅符的原因是因為有一年鬼門關她晚上回家的時候看到樓下花台有很多穿著壽衣的人勾著背,面對著的樹站著,不管她怎麼走,那些人始終背對著她,一動不動。而且每棵樹下都站著一個人。她上到樓從陽台往樓下看,那些人一直在,但是始終是背對著她的,她怕得一晚上沒睡覺,快到天亮那些人就不見了,然後她就去求的鎮宅符。這個我聽了是覺得有點玄,但是我還是有幾分信!還聽說每到清明節,傍晚的時候那些老年人看得見很多“小孩”和他們自家孩子耍,老年人就會喊那些“小孩”走開,然後馬上帶自己孩子回家。那幾天半夜還聽得到有小孩在自己門前哭。他們說這樣對自家小孩不好,所以要擺鏡子驅邪。 還有個灰色中山服的事, 說到這裡我還想起我小時候,小時候我們和別家一個娃兒鬧了點矛盾,我們就寫紙條罵他,從門下的縫隙塞進他家裡。在寫紙條的時候我晃眼就看到一個穿中山服的但是又有點像是壽衣的中老年男人把手搭在我一個女同學的肩膀上!臉我都看清楚了的,那張臉很木
訥,沒有任何錶情!我給我那個女同學說,她居然說她曉得,不是第一次了!!!然後我昨天問了下我朋友,我朋友說她小時候遇到過那個穿中山服的男的。她現在還記得到,小時候我們在鐵路中學讀書,外面是鐵路醫院的停屍房,她們幾個女娃兒膽子大,經常和他們班上的男同學翻停屍房進去耍干屍。

其中有個娃兒討嫌把別個手骨頭弄下來拿到教室裡面,那個娃兒我也知道,我們喊他托哥,原因就是他把干屍托起來把手掰下來了。後來被年級處分開除了還賠了2萬塊錢,那時候的兩萬塊錢還是很多了。後來托哥好像得了什麼病死了。我朋友之後就一直被什麼東西困擾著。反正始終有人說見到有什麼東西跟著她,但是又說不清楚是什麼東西。直到有一次有親戚來她屋頭耍,她們那個親戚是農村的,她說是她七娘,她七娘就是在農村專門看風水算命驅邪的,就說她有孽債,曉得怎麼幫她化解了一下。

結果根本沒有用,後來有一次也是她朋友去她家裡做客,耍到耍到的她就平白無故的往窗子上面爬,要跳樓,她幾個朋友都是女生,力氣也小,扯了很久才把她拉回來。當時她神智都不清了,然後她朋友給了她幾耳光她才回過神來,她朋友問她為什麼要跳樓,然而她根本都是懵的,完全不曉得怎麼個情況。她說她只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喊她去死,說她不該活,應該早點死。 很多社友告訴我喊我求符,還有念阿彌陀佛什麼的,事實上並沒有什麼用。我們鄰居這些求符,掛八卦鏡什麼的,其實都只是求個心安,只是讓心裡有個安慰而已。真正有用的他們說還是家裡養條狗,大狗小狗都可以。所以我們小區養狗的人非常多。至於說鬼會飛,我也沒見到過哪個鬼飛到我窗子邊邊敲窗子的,也沒見哪個鬼在天上掛起。我覺得鬼應該不是像傳說中那樣會飛來飛去的吧!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