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再次被國家隊征召,你在國家隊的位置是否更穩定?

馬高斯阿朗素:我第一次入選國家隊是對阿根廷的友誼賽,這時候世界杯還沒有開始。現在安歷基成為了國家隊的主帥。大家都知道,要想在國家隊立足,我們必須要拿出最好的競技狀態並且要在教練的計劃當中。現在最讓我受鼓舞的是我重新入選了,之前我也曾入選過。 另外,之前9月份的比賽我們踢得很不錯,這也讓我感覺很好。


問:在今期名單中,除了你之外還有3個後衛都在球會踢左邊

馬高斯阿朗素:我也是一直踢左邊的位置,但是在我的職業生涯中,一些時候我也能夠踢右邊。如果球隊需要我去踢右邊我會服從安排。


問:在車路士,沙利和之前的教練干地在陣型上有很大的不同,你更喜歡哪一個?

馬高斯阿朗素:在兩個教練手下踢球我都感到很舒服。干地使用的3中堅體系我以前在意大利也曾經踢過,我很適應。但是同樣我對於沙利的戰術也很適應,他的戰術思想和安歷基很相像。沙利和安歷基都非常強調場上站位位置和空間的運用。對於這個理念我十分贊同。 我在場上最舒服的位置是4後衛體系中的左閘位置,但是對於教練在位置上的安排我也都會服從。

問:西甲三強(皇馬、巴塞、馬體會)他們陣中的左閘位置球員年齡都偏大。你認為這意味著甚麼?

馬高斯阿朗素:我認為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左閘。現在球員超過30歲並不是甚麼問題。以現在的體能訓練、飲食和治療水準,球員在30到35歲還擁有很高的競技水平並非難事。


問:有傳聞說西甲三強都對你很感興趣,對此你怎樣看?

馬高斯阿朗素:對此我只能說,我現在在車路士很好也很開心。雖然現在我和車路士還有兩年的合約,但是球會已經在準備和我續約了,我們現在正在協商這個事情。 這麼續約會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嗎? 如果一切都進展順利的話,我相信在本月底之前就可以完成續約,也許就在這幾天。


問:我們之前也曾提到過,作為首個爺孫三代都為西班牙國家隊效力的家庭的一員,你是甚麼感覺?

馬高斯阿朗素:我感到很高興而且很驕傲。當然這也是一種責任。這是一件非常美好而且會載入西班牙足球歷史的一段故事。 其實除了我的祖父和父親,我的家裡還有其他成員也曾效力於國家隊。我的外祖父也是一名足球運動員,他叫做Zabala,曾在畢爾巴和巴塞踢過球。當然他也入過國家隊。我是馬高斯阿朗素家的第三代人,但是我的血液裡也流淌著我母親這一支的血脈。 最後我還是想說我感到非常的驕傲。我的前輩在國家隊完成了自己的職業生涯,現在輪到我了。

問:你和你的父親經常談論足球?

馬高斯阿朗素:我們不僅談足球,也會經常一起到現場看比賽,還有看直播。我們都有自己的喜好和想法。 所以你的父親踢右邊中場,而你踢左問。如果不是父子,你會給他打上一些標籤? 會有一些,因為他速度很快,在邊路的盤帶也很出色。


問:你的爺爺曾在皇馬效力,他踢得很出色。你對他有哪些回憶?

馬高斯阿朗素:他對自己為皇馬效力感到非常自豪。他有理由感到自豪,因為這是一支歷史悠久,獨一無二的球隊。這是另一個時期,另一種足球,我記得他這個時代的比賽體系非常簡單:盡力奔跑去得到控球權,並且盡快地把球用最好的方式傳給史提芬奴和普斯卡斯。他曾說要盡快取得控球權,之後史提芬奴會做好剩下的一切。所有人都對史提芬奴有無限的信心。我的爺爺也說過普斯卡斯的神奇事蹟,還有他所有的隊友。 有人曾說,你的爺爺有一天到達班拿貝的球員入口時,有一個新來的守門員不認識他。然後你的爺爺告訴他自己叫馬高斯,有一半球場是史提芬奴的,而另一半是他的。 我相信這個事,因為他有很多特點和品質。他是一個偉大的人,他為一直創造了歷史的球隊效力。我的爺爺造就了皇馬的旗幟,並為此自豪。

問:我們回到現在,西班牙將對威爾斯,並在週一對英格蘭。你如何看待在歐洲國家聯賽中對世界杯四強球隊?

馬高斯阿朗素:目前我們的開局很好,我們在上個月戰勝了英格蘭和克羅地亞。我們取得了8個入球並且只失了1球。但對英格蘭的比賽並不容易,因為他們是一支強大的球隊,並且擁有哈利簡尼和史達寧這樣出色的前鋒,他們都是非常危險的球員。


問:安歷基在防守上有甚麼要求?

馬高斯阿朗素:我們做了很多戰術訓練,也是有助於改善壓力。安歷基期待我們用控球來防守,這是一個團隊工作,並不只是一條

線的事情。


問:西班牙會回到通向成功和勝利的道路上?

馬高斯阿朗素:國家隊贏得兩次歐洲國家杯和一個世界杯一點也不容易,但我認為現在這支國家隊擁有很多天才球員。我們的夢想是努力複製這段傳奇故事。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