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美國的巨大壓力下,墨西哥、加拿大與美國達成《美墨加協定》(USMCA),替代原來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新協定最引人注目的是結尾處添加了一項「毒丸條款」,引發世界持續熱議。西方媒體廣泛認為,該條款試圖阻止墨西哥和加拿大與中國達成自貿協定,目的是「孤立」中國。

「毒丸條款」有多「毒」?

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根據《美墨加協定》第32條規定:任何一方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議時,應允許其他各方在發出6個月的通知後終止本協議,並以它們之間的協議(即雙邊協議)來取而代之。

「這是某種毒丸」,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直言不諱地稱。「毒丸條款」由此而來。

「『毒丸條款』最顯著的特點是『排他性』,目的是限定加、墨兩國和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權利。」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吳白乙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毒丸條款」是對一國主權的侵犯。

「美國政府找到對中國貿易戰的新工具」,《華盛頓觀察報》如此評價「毒丸條款」。西方輿論普遍認為,新協定中的「非市場經濟國家」顯然指代中國,「毒丸條款」在貿易協議中是前所未有的,目的是「孤立」中國。

「在世貿組織多邊貿易規則中,沒有關於『非市場經濟國家』的條款,其僅存於個別成員的國內法中。」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慶四對本報分析,美國在WTO框架外杜撰「市場經濟國家」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等概念,實質是為將美國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將美國意願強加於別國提供工具。

新加坡《海峽時報》網站刊文稱,無論從原則還是戰術角度來說,美墨加協定中的「毒丸條款」都是個糟糕的主意。

李慶四表示,「毒丸條款」反映了美國霸權野心的空前膨脹,是要求整個國際社會將美國利益作為普世價值的一次狂妄嘗試,是「美國優先」原則的強行實踐。如果世界順應美國的這一要求,就意味著各國都向美國讓渡自己的部分經濟主權,所有國家都做美國利益的衛星國。

吳白乙表示,美國在新協定里塞進的「毒丸」,實際上是「清醒丸」,讓人進一步認識到美國破壞多邊貿易的霸權主義本質。

「威逼壓榨」圖什麼?

據西班牙《國家報》報道,墨西哥和加拿大通過各自的讓步實現了一個幾個月前還看似非常遙遠的目標:在實質上保住了協調三國經濟關係的法律保護傘。

「新協定達成的過程反映出美國『先易後難』的談判策略。美國先分別與墨、加舉行雙邊談判,向對方提出高條件;在與較弱一方墨西哥談判中取得突破後,縮小較強對手加拿大討價還價的餘地,使之屈服,最後達成一個多邊協議。」李慶四表示,「毒丸條款」是墨、加兩國在美國威逼壓榨下妥協的結果。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2017年墨西哥對美國出口佔GDP的28%,而加拿大的這一比例為19%。與此同時,美國對墨西哥出口僅佔GDP的1.3%,對加拿大的出口僅佔GDP的1.5%。當像加拿大和墨西哥這樣的國家不對稱地依賴美國時,美國有可能獲勝。

美國為何要強加「毒丸條款」?吳白乙分析認為:一是美國是北美洲最主要的國家和市場,墨、加兩國對其市場依存度高,美因此有恃無恐;二是在貿易戰中,通過「毒丸條款」限制其他國家和中國的經貿往來,進而達到懲罰報復中國的目的;三是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國優先」原則,從加征鋼鋁關稅到「毒丸條款」,意在消減貿易赤字,逼迫其他國家讓步,進而讓美國得利。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站報道,特朗普政府在與加、墨兩國達成貿易協定後,列出了一些所謂對美國要求作出了讓步以進行談判或達成協議的國家:韓國、日本和歐盟。如果美國與歐盟、日本的談判中也出現這種條款,會有助於美國在全球貿易體系中孤立中國。

德國新聞電視台報道認為,美國政府最近對中國發出連串威脅,一方面與美國中期大選的政治形勢有關,另一方面美國希望通過施壓獲得談判籌碼。

據《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把與加拿大和墨西哥談判的突破歸因於自己對關稅武器的運用。對此,英國《金融時報》警告,特朗普可能會鼓吹達成歷史上最棒的貿易協定。但是最終誰贏了?答案是沒有贏家:基於規則的貿易體系被摧毀,中美關係受損,世界變得更加危險。

「美國優先」誰買賬?

針對《美墨加協定》被塞進「毒丸條款」,加拿大、墨西哥官方立即做出澄清,表示不會影響其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表示,《美墨加協定》不會影響加中貿易,其條款「不能阻止加拿大與重要的對象做生意」,加拿大聯邦政府仍會按照原定計劃與中國展開自貿談判,繼續採取各種方式加強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據路透社報道,墨西哥外交部長維德加雷近日致電中國外長王毅稱,「(《美加墨協定》)不會阻礙與其他國家的經濟關係。他強調,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墨西哥與其他國家保持雙邊關係或經濟交流不會受到限制。」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全球金融危機,導致其經濟信用破產,而特朗普政府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正在導致其道德公信力破產。」吳白乙分析稱,很多國家也許會暫時選擇與美國妥協,但不會和美國完全保持步調一致,而是靈活運用多邊貿易手段增加對外政策的獨立性。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將《美墨加協定》稱為美政策的「範式轉換模板」,但「毒丸條款」能否被複制納入美未來與歐、日及其他國家的貿易協定中尚不得而知。

歐盟前經濟顧問安德里·薩皮爾表示,美國正在打「強權牌」,歐洲想要的是平衡協議,不會達成此類協議。法國外交與歐洲事務部國務秘書勒穆瓦納表示,歐盟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不會在威脅下談判」。

「美國能否聯合其他力量一起馴服中國?如果美國帶頭,誰會跟隨?澳大利亞和日本等盟友已告訴美國:不要讓我們在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和與你們的安全關係之間二選一。」《金融時報》刊文稱,美國與中國全面對抗不可行的一大原因:中國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