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紐約時報》披露消息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表示總統特朗普準備在下周告知俄羅斯方面,美國將計劃退出1987年簽署的《 蘇聯和美國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下稱《中導條約》),退出的理由是俄羅斯違反了條約規定內容,發展條約禁止的導彈產品,例如2017年俄羅斯正式公開的9K729陸基巡航導彈,就被美國認定為違規導彈。

資料圖: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關於退出《中導條約》的問題,美俄之間早已經有多輪博弈,雙方都指責對方違反條約規定,但是同時也都不敢輕易退出。雖然特朗普上台以後,美國已經陸陸續續退出了多個國際組織和協議,但是面對《中導條約》,美國政府內部的意見分歧仍然相當大。因為這是一個不能隨意退出的「群」,雖然「群成員」僅有美國和俄羅斯,但是其關係到的是整個亞歐大陸的地緣戰略走向,退出《中導條約》可能會帶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後果。

《中導條約》簽署於冷戰後期,該條約規定美蘇雙方均不得發展射程為500到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條約的簽訂大大控制了冷戰期間的核戰風險,進而也使得歐洲大陸和西太平洋局勢趨向穩定。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仍承認《中導條約》的效力,因此條約生效至今。

如果美俄雙方有一方「退群」的話,則《中導條約》的效力就會消失,失去約束的美俄兩國將在中程彈道導彈發展方面重新走向全面對抗,產生的最直接後果就是歐洲地緣戰略重新惡化,成為核對峙前沿陣地。雖然近年來美俄兩國都在控制核彈頭數量,但是2018年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發布的報告數據仍顯示美俄兩國擁有超過世界總量90%的核彈頭,其中俄羅斯有6850枚,美國也有6450枚,這兩家如果重新走上中導發展道路,那麼雙方的核彈部署數量有可能會不降反增,而且《中導條約》的瓦解也可能進而影響美俄關於新

全面削減戰略武器(NEW START)條約的談判,削減核武器工作可能將全面受阻。

資料圖:特朗普

所以《中導條約》不是隨便就可以退出的「群」,即使特朗普政府在《核態勢評估報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中呼籲美國重新發展中程彈道導彈,但是白宮、國會和五角大樓仍存在不同聲音。而北約對於《中導條約》也存在多種意見,歐洲國家不願意淪為核戰前線,所以一旦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有可能導致北約內部也發生意見分裂。

但是即使有如此多的危害,瘋狂的特朗普政府仍然有可能將退出計劃付諸行動。事實上美軍自己現在也已經在研製射程在1000至2000公里左右的中程導彈,所以嚴格來講美國也已經是違反了《中導條約》,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肯定會採取對等措施。因此《中導條約》的約束力已經隨著美俄對峙的加劇而逐漸被瓦解。在這樣的情況下,特朗普更有可能一意孤行,不顧反對強行退出《中導條約》。

值得關注的是,美國還試圖將退出《中導條約》和中國聯繫到一起,美國外交官員聲稱退出《中導條約》的另一個目的在於與中國抗衡,因為中國沒有加入《中導條約》,所以中國得以發展中程打擊武器。美國受到《中導條約》的制約,無法發展此類武器,因此在西太平洋的戰略競爭中處於不利地位。特朗普認為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中程彈道導彈,美國必須就此做好相應準備。

資料圖:五角大樓

因此,不排除特朗普政府最終以對抗中俄為借口,強行退出《中導條約》,而條約效力一旦喪失,則將意味著美俄都會加入到中程導彈發展的競爭中來。但是美國的這種行為顯然會加劇核戰爆發的風險,對於世界和平發展有害無利。事實上,美國現在的軍事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支配特朗普做出瘋狂決定的,無非是其日益擴張的霸權野心而已。對抗中俄只是借口,想要繼續稱霸世界才是美國的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