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給大家說一個我老爸的故事,他和我會所是他的親身經歷,原來我不太信,但是後來,我信了。我老爸沒事的售後,都會神神秘秘的跑到我身邊,對我說,他有陰陽眼,小時候感覺老爸很厲害,但是長大了,就覺得老爸很中二,我就會反問老爸,為什麼你有陰陽眼,但是我和弟弟沒有呢?老爸每次都急得講不出話來,所以我將信將疑,畢竟是老爸,我也不太好怎麼說,但是接下來老爸和我說的這件事,讓我徹底改觀了。

事情發生在我老爸還年輕的時候,那時候我老爸才20多歲,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我老爸年輕的時候是打石頭的,也就是幫人間把石頭采出來裝上車,那時候我老爸和我老媽剛結婚不久,本來老爸是不想去幹活的,剛結婚誰不想跟新婚妻子膩在一起啊,可是沒辦法,那時候家裡窮,老爸結婚還欠了人家好幾千塊錢,那時候的幾千塊錢就相當於現在的幾萬塊了,所以在跟老媽結婚後差不多十天左右,老爸就跟著同村的人去湖南打石頭了,具體是湖南哪裡我就不清楚,反正就是深山裡面的。

那時候老爸要出遠門,老媽還一直交代說在外面要多穿衣服什麼的,老爸也一直跟老媽保證,說會好好照顧自己,兩個人就這樣一直聊天聊到天快亮了,同村的人都來叫老爸了,老爸才依依不捨的坐上老闆叫來的車,老爸他們一行七人,做了好幾天的車才到了湖南,然後轉車又坐了半天的車上山,才到了山裡面,老爸他們暫住在山上一個村子裡面,然後需要幹活的時候才回從村後面的路到山裡打石頭,村子裡面很窮但是村民們都很好客,時間就這樣慢慢的過去了,不知不覺老爸在山裡幹活也差不多半個月了。

這天老爸照常在山裡面幹活,眼看天要黑了,老爸洗了個臉然後準備回村子裡面休息,這時候和老爸一起來湖南打工的另外六人,叫老爸留下來喝個酒,去去寒在回村,當時老爸也是酒癮發作,就坐下來和他們一起喝,也不知道

喝了多久,所有人都喝的醉醺醺的,然後才收拾了下,幾個人一起下山回村子裡,這裡要介紹下回村子裡的路上,要經過一片墳地,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了,已經沒有人來拜祭了,老爸和工友們一起走,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到了墳地的時候,老爸突然內急,就找了個地方方便了下,一回頭髮現工友們都已經走遠了,老爸也不急著追他們,反正自己也認識路。

老爸就自己一個人走在墳地裡,走著走著老爸突然覺得頭暈暈的,看來是剛剛酒喝多了,老爸拍了拍腦袋繼續往前走,「不行,實在困得厲害,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下再走,不然等下掉進溝裡都起不來,」老爸自言自語完就直接躺在一旁的地上睡了過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老爸被風吹醒了,睜開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老爸發現自己居然抱著個棺材板在睡覺,「媽的,真晦氣。」老爸一把把棺材板推開,正要站起來卻聽到前面好像有人在說話,難道是工友們看自己沒回去,來找自己的?想到這裡,老爸就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可是越走越不對經,因為老爸發現這聲音不像是工友們的聲音,因為他們講的是湖南方言,而且老爸看到的是兩團白色的影子。

看到這裡老爸知道,自己是碰見不幹凈的東西了,老爸趕緊趴下,想著等天亮了之後再回村,他害怕如果現在動的話,會被發現。老爸趴在一旁的草叢裡面,順便也聽到了前面兩團影子的聊天內容,因為老爸在村子裡面聽習慣了,也聽得懂湖南方言,在這邊就為大家翻譯一下。影子1說「大哥,這個地方不能呆了,明天那個山會塌下來,如果我們不走真的會屍骨無存了,你打算搬到哪裡去?我們一起吧。」影子2說「老弟啊,這個地方呆了這麼久,我還真捨不得搬,要不是那群外地來的把山都挖空了,也不至於會塌下來,我們搬到在過去點的那個第二座山上吧,那邊風景不錯,而且我們這邊的也大部分都搬到那裡去了,那邊的熟人多。」影子1說「那好吧,大哥我們現在就搬過去,走吧」說完兩個影子就消失了。

老爸聽到這裡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慶幸自己今天聽到了,要不然等明天所有的工友都上去山上,到時候山塌了那他們所有人就都死定了,老爸看那兩團影子消失了,自己也趕忙起身跑回村子裡面,找到他們的工頭,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工頭,要工頭批准他們明天別上班,但是沒想到工頭卻說「小黃啊,你是喝酒喝迷糊了吧,山好好的怎麼會塌,你說明天一天不幹活,要損失多少錢,你知道嗎?你陪的起嗎?還不趕緊回去睡覺,再在這邊胡說八道,我就扣你工資。」

老爸見工頭這樣說,沒辦法他只好回去勸工友們明天別去上班,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老爸的話,都說老爸是神經了,不幹活自己別干,不要害的別人也沒錢賺,老爸聽了很生氣,當時就打包了包袱,買了車票回家。

回到家後,老爸跟老媽講了事情的經過,老媽也笑老爸說是眼花了,老爸也懷疑是不是自己做夢了,然後後悔自己就這麼回來了,那半個月的工資就打水漂了,後悔自己怎麼這麼衝動呢。

可是沒幾天傳來消息說,湖南那邊的山塌了,所有去幹活的工友就只有老爸回來,其他人全部都埋在了山裡,連屍體走沒找到,而山塌了的日子正是老爸回來的第二天,正是那兩團影子說的日子,老爸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後悔啊,後悔自己沒有強拉著工友們回來,後悔自己沒有阻止他們上山幹活,而是自己回來了,老爸一個大男人就這樣哭了,老媽看老爸這樣就勸他:「人的命都是註定的,能活到幾時我們也決定不了。」經過這件事情老爸再也沒有去山上打過石頭了。

我看著老爸這樣哭,而且的確那些人一個都沒有回來的,原來還經常往家跑的那些朋友也再也沒有來了,我不得不

相信老爸的確有陰陽眼了。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