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年輕一代的我們,很難體會戰爭時代失去家人、摯愛的悲哀和痛苦,也認為顛沛流離的生活一旦面臨了別離,便很難再有機會重逢。

1950年朝鮮半島爆發韓戰,南北韓數以萬計的百姓被迫在和親友分開,出身自北韓平安南道的一位5歲小女孩就因此失去父母,當時她面對眼前失去性命的無辜百姓,小女孩忍不住崩潰大哭,進而連自己的名字也忘記了...

當時土耳其派駐了1萬5千名兵力支援聯合國,其中包含一位25歲軍官蘇萊曼(Süleyman),他被迫拋下未婚妻,和摯友被派駐到這個遙遠的貧窮小島。他在軍隊中負責修汽車、機械,但他們受到中共解放軍的突襲,只好匆忙逃到平安南道附近的美軍駐紮地,就在那裡,他遇見了那位5歲小女孩。

蘇萊曼不忍心看到孩子徬徨無助的模樣,便將她抱上吉普車載回營地,回想起兩人在皎潔的月光下相遇,蘇萊曼幫小女孩取名為「Ayla」,在土耳其語中代表「月亮」,象徵著她宛如月光般的存在。

Ayla就這樣在士兵們的關愛下成長,即便語言不通,但Ayla卻漸漸對情同父女的蘇萊曼敞開心扉,用土耳其語叫他「爸爸」(baba),後來甚至還學會了一些土耳其語,成為韓國人和土耳其人之間的溝通橋樑。

在和Ayla相處的過程中,蘇萊曼將她視為親生女兒般疼愛,兩人拍下了許多黑白照片。然而兩人的父女情緣只持續短短1年半,1953年土耳其援軍奉命回國,蘇萊曼眼看當時的朝鮮半島落後窮困,決心要帶Ayla回故鄉一起生活,他偷偷準備一個大木箱,在裡面放了麵包和水,讓Ayla躺在裡面。

蘇萊曼本來想將木箱連人帶上船,但這個計劃卻被長官發現,父女倆就這樣被狠心拆散,失去摯友和女兒的蘇萊曼孤伶伶回到土耳其,而Ayla則被送到位於京畿道水原市專門收留孤兒的安卡拉學院。

時間拉回2010年,當時適逢韓戰60週年紀念,已經85歲的蘇萊曼早已不是當年的英勇少年,但他仍牽掛著遠在異鄉、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Ayla,他向土耳其韓戰參戰士兵紀念事業會求助,透過當地韓僑的幫助,連絡上韓國MBC電視台,當時電視台正在拍攝紀錄片,他們接受了蘇萊曼的委託,幫他尋找失聯60年的Ayla。

不過因為蘇萊曼沒有Ayla的韓文姓名,只憑Ayla這個名字找人彷彿大海撈針,於是節目組透過土耳其駐韓大使館,輾轉找到當時同為戰後孤兒的崔東南先生,從他口中得知Ayla當年和他姊姊非常要好,後來還一起搬到首爾,而Ayla也在安卡拉學院得到人生第三個名字:金恩子。

然而在金恩子搬到首爾後,便和崔東男的姊姊逐漸疏遠,最後失去聯繫。電視台經過幾個月的搜索,終於打聽到金恩子定居在仁川,育有一子一女。當時節目組拿出金恩子60年前留下的黑白照,她仔細端詳著照片中的小女孩,

「原來這是我啊…」忍不住潸然淚下,「對我來說,爸爸就像是夢中才會出現的人,我找了他幾十年…原來爸爸也在找我!」

根據電視台報導,金恩子24歲結婚後生下一對兒女,丈夫不久後卻因意外不幸離開,留下她獨自撫養孩子,如今金恩子已經成為兩個孫子和孫女的奶奶。

2010年,蘇萊曼隨著其他倖存的士兵到南韓參加紀念儀式,節目組安排兩人在首爾汝矣島上的安卡拉公園見面,金恩子事前還特地買新西裝要送給爸爸,而蘇萊曼也準備了金恩子會喜歡的土耳其零嘴,並附上紙鈔當零用錢,可見即便過了60年,在蘇萊曼心中金恩子永遠是當年那個可愛的Ayla。

父女倆等了一甲子再度重逢,兩人忍不住感動痛哭,金恩子更聲聲用土耳其語呼喊著「baba」。回憶起兒時記憶,金恩子仍然記得爸爸會親手做毛毯給自己當外套,就算軍中事務繁忙,他也一定會天天餵自己吃麵包、喝牛奶,「沒有baba就沒有現在的我!」

金恩子帶著自己的兒子和孫子孫女和蘇萊曼夫婦見面,當蘇萊曼看著孩子們和Alya相似的容顏,也忍不住展開笑顏,一家人一同拍攝了幸福的全家福!

2017年,當時高齡91歲的蘇萊曼已經不久於人世,金恩子趕在爸爸離開前飛到土耳其伊斯坦堡探望。當她見到躺在床上、精神渙散的爸爸,忍不住淚灑現場,而蘇萊曼仍時時掛記著女兒,「做為人、做為一名父親,我時時刻刻祈禱Ayla能活出完美的人生。」最後父女倆緊緊牽著手,成了最後一次的團圓。

蘇萊曼和金恩子的故事在土耳其被翻拍成電影《艾拉,戰爭下的女兒》(Ayla: The Daughter of War),在2017年上映時感動了數百萬人,電影也預計今年5月在台灣上映!

盼望了60年終於見到日思夜念的親人,相信父女倆之間的感情早已跨越了國籍和距離,成為了這輩子最美的羈絆!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