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地獄來的鄰居” 6戶人家 為1女人搬家                                  (新加坡23日訊)過去兩年來,榜鵝中心一座組屋的一個樓層,有很高的交易量,因為6戶人家為了一個女人紛紛搬離。這名被左鄰右舍稱為“地獄來的鄰居”的51歲家庭主婦,被指往鄰居家門潑油、開大音樂聲量和猛跳地板,甚至有鄰居指她留了帶血的豬耳在鞋架上。                                                                     這名家庭主婦,被多名鄰居投訴。鄰居甚至發起WhatsApp群組議論問題。《海峽時報星期刊》報道,多名鄰居已向警方報案。在被告知“地獄鄰居”抵觸的罪行屬於“非逮捕性質”後,6戶人家紛紛賣掉組屋,最後一戶是於去年11月搬離,而新搬入的也向當局投訴。這名家庭主婦今早接受《聯合晚報》訪問時稱,鄰居聯合起來對付她,造成困擾,她一年前也考慮過搬家。3個月前,她在網路上賣屋,但價錢不好,所以沒賣。她駁斥鄰居的指責,指從2015年至2018年,她門口安裝的閉路電視拍到鄰居向她比中指,還做出許多粗魯的手勢。一名鄰居展示“地獄來的鄰居”在他家潑油的視頻。她也否認把油潑在鄰居門口。至於豬耳指責,她說:“我都不敢動豬耳,哪裡可能放在那裡?”她說,為了防止音樂聲量干擾到鄰居,並預防鄰居的噪音干擾她,她特地在大門安裝防音塑料物,這導致門無法關緊,所以關門時比較大聲,結果引起誤會。她也指有鄰居擅自丟掉她未用的花盆。她過後質問那鄰居,對方居然說:“我要丟,不可以嗎?”。另外,她說,網路上流傳有關她的視頻,是被修改過的。 被多名鄰居投訴的這名家庭主婦,指在網路流傳的視頻已被“修改”過。一名李姓鄰居透露,鄰居們開過幾次會議,因為大家都碰到共同問題。去年,住婦女對面的夫婦把組屋賣給34歲的單親媽媽。這名行政助理說,她第一天回家時,門口就站著警察,原來該婦女指她的親戚在走廊抽煙,發出噪音,“一個月後,她在我家門口倒了3次食用油。”另一個姓鄭的鄰居和他的妻子也感同身受。去年8月,他們搬入的兩個月,就跟該婦女起了沖突。鄭先生在門口安裝了一個閉路電視,說“她會瞪著鏡頭看,然後扮鬼臉。看到這些時,我們當然不自在,但無法做些什麼。我們只能等住滿5年才能賣房。”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