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頭殼保命 失智癱床上  車禍毀了她的人生                                          (芙蓉25日訊)一名對人生充滿憧憬的年輕女子,因一場車禍傷及大腦,盡管手術後保住性命,但身體機能每況愈下和肌肉萎縮,只能終日躺在床上,由家人照顧生活起居,處境堪憐。這名女子是23歲的余麗珺,來自芙蓉龍城花園,是一名電視台非固定合約職員。其父親余添銘(55歲)指出,麗珺是在8月2日下班後,在凌晨4許由同事開車載她回宿舍,詎知在雪州沙登路發生車禍,轎車撞向對面路旁的水泥墩。(視頻:蔡東舜攝)“當時麗珺在熟睡中,在不及反應下撞向擋風玻璃,導致其右前額大量出血,後來由熱心人士將兩人送往沙登醫院救治。”他說,在院方檢查後,發現麗珺腦出血,過後轉送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治療,並於當晚進行切除右額骨手術,並寄存在醫院的醫用冰櫃,同時成功將腦部瘀血清除,保住一命。“麗珺在加護病房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曾一度清醒大哭,之後少有好轉,至今也只是恢復部分意識。” 親人到來探望麗珺時,會為她按摩身體,促進氣血流暢。他今日在亞沙區國會議員謝琪清召開的記者會上,發表上述談話,在場者包括其太太曾飄花(47歲)、妻姨曾飄香(53歲)及丈夫林頌評(56歲)、芙蓉市議員嘉米拉。余麗珺在8月27日返家休養,如今只能躺在客廳的床上,除了還有部分意識,精神與身體機能每況愈下,也無法言語。為了方便進食,麗珺的鼻孔至喉嚨始終貫穿著輸液管,每隔4小時就得灌入牛奶及清水,靠著牛奶維持身體的基本營養需求。其喉嚨下方切開一個小孔,主要是供抽痰所用,以保持喉管幹淨,即便如此,其身體仍會於10到20分鐘之間,不定時咳痰。曾飄花(左)安撫躺在床上的余麗珺,曾飄香(右4)則為麗珺拭去眼淚,右起為余添銘、謝琪清、林頌評。余麗珺獲建議進行幹細胞治療,有70%的蘇醒機會,然而需要10萬令吉手術費,令其父母愁上心頭。麗珺大姨曾飄香指出,一名專科醫生向他們提出幹細胞治療法,必須住院一個月,期間注射兩輪幹細胞,藉此刺激腦部,有70%的蘇醒機會。她說,注射幹細胞的手術費相當昴貴,整個療程需要近10萬令吉,還不包括後續的藥物費用。

在記者會進行途中,余麗珺悄然落淚,曾飄花(左起)、謝琪清及曾飄香(右)連忙上前給予安慰。“醫生也提及麗珺必須在3個月內蘇醒,如果錯過此黃金時間,蘇醒就更為艱難,由於現在已過去一個月半,仍未能湊足手術費,情勢已迫在眉睫。”“而且切除下來的右額骨也要在6個月內裝接回去,否則將失去有效期。”謝琪清指出,由於目前只剩一個月半,所以必須捉緊時間籌募款項,以便麗珺可盡快進行幹細胞治療。他說,他向友人提及麗珺的情況後,友人也馬上捐助了5000令吉。任何詢問可以聯絡謝琪清(012-6664557)或林頌評(019-3287272)。
余麗珺是一名對人生充滿憧憬的年輕人,詎知一場車禍卻令她躺在床上度日,情況堪憐。在記者會進行中時,躺在床上的余麗珺悄悄落淚,家人連忙上前為她拭去淚水,並溫言安撫她,令見者心酸。余添銘指出,他本身原本是在一間工廠擔任經理,多年前曾動過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術(俗稱通波仔),過後因為會不時頭暈,加上有糖尿病,只好辭去工作。他說,由於與太太輪流照顧麗珺,太過於勞累,他在兩星期前的一天,更一度在凌晨2時至早上8時這段時間裡,無法站立起來。余麗珺與同事在沙登發生車禍,前者因腦出血而送院急救。他說,其妻曾飄花是一名書記,收入僅1000餘令吉,盡數用於維持生計,但自從女兒遭受重創後,為了照顧女兒,只好暫停工作。他指出,其兒子是一名銷售代理,收入僅夠自己開銷。他說,麗珺目前飲用的牛奶、使用的成人尿片、推拿費用等,每月需近3000令吉,家庭經濟已陷入捉襟見肘的困境。“麗珺本身並沒有購買意外保險,其同事(車主)也未購買乘客保險,而且麗珺本身是非固定合約員工,因此未能從公司方面得到社會保險的賠償。”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