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婦大鬧酒吧傷人  謊言被拆穿 難逃牢災                                                      (新加坡22日訊)悍婦涉用煙蒂燙傷酒吧老闆娘及動手打兩酒客罪成,她反過來稱老闆娘指她勾引其老公,被對方掌摑,甚至遭三人輪流毆打致全身傷,控方駁斥一派胡言!《新明日報》日前報道,被告黃慧玲(50歲)因拒測酒,腳踹女警員、吐口水及辱罵,被判罪成坐牢7個月。她對判決不滿,上訴但遭法官駁回。 針對三項傷入罪,黃慧玲被判坐牢12周,她不滿刑罰要上訴。(檔案照)被告在去年面對另3項傷人控狀,指她在2015年4月10日至隔日凌晨左右,涉嫌用煙蒂燙傷酒吧老闆娘及動手打兩人。她不認罪,案件經審訊後,昨日下判。根據控方結案陳詞顯示,酒客凱爾魯(38歲,保安公司董事)當時看見被告醉態明顯,步履歪歪斜斜,當他發現被告上車後,擔心對方酒後駕駛,便上前勸她請代理司機,豈料被告一拳打在他臉上,破口大罵,甚至對他吐口水。酒吧老闆娘羅秀珍(50歲)出來查看情況,讓被告冷靜下來,但被告用一支點燃的香煙狠戳在她的眼睛下方,氣得她立即抓著被告衣領質問。被告也抓著她的頭發,兩人糾纏在一起。老闆娘的朋友羅莎得知老闆娘被灼傷後,前去找被告要報警。就在羅莎打電話時,被告突從車裡出來,揮拳打她的鼻樑。因被告的襲擊,老闆娘臉部有直徑8毫米燒傷痕跡,離眼睛僅隔1公分。羅莎則出現疼痛和腫脹,視力輕度模糊。凱爾魯供證時說被被告打臉後感到疼痛。被告否認攻擊三人,反指他們輪流毆打她至重傷。她稱是凱爾魯上前搭訕,遭她拒絕後出言侮辱她,凱爾魯過後與朋友丹尼爾再度出現。被告稱丹尼爾辱罵她,用拳頭打她的胸部,使她摔倒在地。被告決定“分散”丹尼爾的注意力,讓他為她點一支煙。被告說,當她吸煙時,酒吧老闆娘朝她跑去,指責她勾引她的丈夫,還將她的假發扯掉並掌摑她。過後,羅莎突然出現,打了她的左耳。被告說自己跑回車上報警。控方指出,被告的辯護毫無理據,完全是一派胡言,試圖將自己描繪成被四人殘酷毆打的不幸受害者,說法令人難以置信。被告甚至無法連貫地說出自己到底如何被襲擊。

控方指她為辯護而捏造謊言

悍婦指自己眼睛有瘀傷,稱化了濃妝醫生看不見,還提供照片作為證據,控方反指是她為辯護而捏造,全是謊言。被告聲稱,她的右眼也有瘀傷,是她在離開醫院後才發現,還提供照片作為證據。她稱當時化著超濃眼妝,所以醫生沒有看到。控方反駁,被告眼睛上的瘀傷並不是在此案件中造成,醫生在體檢時特意註明了臉部沒有受傷。此外,被告提供的照片在她被控三年後突然出現,無法確定是何時拍攝。控方認為,這些完全是被告事後作為辯護而捏造出的理由。換句話說,被告的整個辯護都是謊言。控方指被告的說法有許多不實和誇大之處。根據被告的說法,她基本上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受傷,頭、臉、肩膀、脖子和眼睛等全身都痛。她稱前往陳篤生醫院檢查,記錄了9個傷處,傷勢嚴重。事實是,被告的傷勢並不是他人毆打她所造成,而是她在事發當時醉醺醺的狀態下,失去了平衡,摔倒導致的擦傷。因此,控方認為被告在為脫罪而編織一連串謊言。

控辯雙方都要上訴

悍婦被判坐牢12周,控辯雙方都要上訴。控方指被告攻擊受害者身體的脆弱部位,如臉部和頭部等,是暴力相關犯罪的加重因素,再加上被告案發時處於醉酒狀態,要求法官判被告坐牢9個月。法官說,被告在案件中使用燃燒的煙蒂傷人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導致受害者嚴重受傷。法官

悍婦大鬧酒吧傷人  謊言被拆穿 難逃牢災                                                       (新加坡22日訊)悍婦涉用煙蒂燙傷酒吧老闆娘及動手打兩酒客罪成,她反過來稱老闆娘指她勾引其老公,被對方掌摑,甚至遭三人輪流毆打致全身傷,控方駁斥一派胡言!《新明日報》日前報道,被告黃慧玲(50歲)因拒測酒,腳踹女警員、吐口水及辱罵,被判罪成坐牢7個月。她對判決不滿,上訴但遭法官駁回。

針對三項傷入罪,黃慧玲被判坐牢12周,她不滿刑罰要上訴。(檔案照)被告在去年面對另3項傷人控狀,指她在2015年4月10日至隔日凌晨左右,涉嫌用煙蒂燙傷酒吧老闆娘及動手打兩人。她不認罪,案件經審訊後,昨日下判。根據控方結案陳詞顯示,酒客凱爾魯(38歲,保安公司董事)當時看見被告醉態明顯,步履歪歪斜斜,當他發現被告上車後,擔心對方酒後駕駛,便上前勸她請代理司機,豈料被告一拳打在他臉上,破口大罵,甚至對他吐口水。酒吧老闆娘羅秀珍(50歲)出來查看情況,讓被告冷靜下來,但被告用一支點燃的香煙狠戳在她的眼睛下方,氣得她立即抓著被告衣領質問。被告也抓著她的頭發,兩人糾纏在一起。老闆娘的朋友羅莎得知老闆娘被灼傷後,前去找被告要報警。就在羅莎打電話時,被告突從車裡出來,揮拳打她的鼻樑。因被告的襲擊,老闆娘臉部有直徑8毫米燒傷痕跡,離眼睛僅隔1公分。羅莎則出現疼痛和腫脹,視力輕度模糊。凱爾魯供證時說被被告打臉後感到疼痛。被告否認攻擊三人,反指他們輪流毆打她至重傷。她稱是凱爾魯上前搭訕,遭她拒絕後出言侮辱她,凱爾魯過後與朋友丹尼爾再度出現。被告稱丹尼爾辱罵她,用拳頭打她的胸部,使她摔倒在地。被告決定“分散”丹尼爾的注意力,讓他為她點一支煙。被告說,當她吸煙時,酒吧老闆娘朝她跑去,指責她勾引她的丈夫,還將她的假發扯掉並掌摑她。過後,羅莎突然出現,打了她的左耳。被告說自己跑回車上報警。控方指出,被告的辯護毫無理據,完全是一派胡言,試圖將自己描繪成被四人殘酷毆打的不幸受害者,說法令人難以置信。被告甚至無法連貫地說出自己到底如何被襲擊。

控方指她為辯護而捏造謊言

悍婦指自己眼睛有瘀傷,稱化了濃妝醫生看不見,還提供照片作為證據,控方反指是她為辯護而捏造,全是謊言。被告聲稱,她的右眼也有瘀傷,是她在離開醫院後才發現,還提供照片作為證據。她稱當時化著超濃眼妝,所以醫生沒有看到。控方反駁,被告眼睛上的瘀傷並不是在此案件中造成,醫生在體檢時特意註明了臉部沒有受傷。此外,被告提供的照片在她被控三年後突然出現,無法確定是何時拍攝。控方認為,這些完全是被告事後作為辯護而捏造出的理由。換句話說,被告的整個辯護都是謊言。控方指被告的說法有許多不實和誇大之處。根據被告的說法,她基本上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受傷,頭、臉、肩膀、脖子和眼睛等全身都痛。她稱前往陳篤生醫院檢查,記錄了9個傷處,傷勢嚴重。事實是,被告的傷勢並不是他人毆打她所造成,而是她在事發當時醉醺醺的狀態下,失去了平衡,摔倒導致的擦傷。因此,控方認為被告在為脫罪而編織一連串謊言。

控辯雙方都要上訴

悍婦被判坐牢12周,控辯雙方都要上訴。控方指被告攻擊受害者身體的脆弱部位,如臉部和頭部等,是暴力相關犯罪的加重因素,再加上被告案發時處於醉酒狀態,要求法官判被告坐牢9個月。法官說,被告在案件中使用燃燒的煙蒂傷人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導致受害者嚴重受傷。法官指被告行為過激,還涉及其他暴力相關的案件,經多方考慮後,最終判她坐牢12周。控方不滿刑罰,被告則不滿判決和刑罰,雙雙上訴。指被告行為過激,還涉及其他暴力相關的案件,經多方考慮後,最終判她坐牢12周。控方不滿刑罰,被告則不滿判決和刑罰,雙雙上訴。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