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過年放假回家,或者是三姑六婆都在的家庭聚會,你是不是總會被問:「什麼時候結婚啊?」,「什麼時候找男朋友啊?」,結婚了的又總會被問:「什麼時候要孩子啊?」我常常跟朋友吐槽,中國的父母真的是矛盾,讀書不讓談戀愛,畢業了馬上追問結婚,充話費送一個嗎?中國的親戚也很八卦,什麼時候結婚管你什麼事?什麼時候找男朋友又與你何干?什麼時候要孩子難道你準備送一個來嗎?


我常常在想,像這類的問題,明明知道被問的人會覺得尷尬,為什麼還是總是有那麼多人來問?這類的問題不應該是禁忌嗎?就像你詢問別人年齡,或者一個月賺多少錢一樣。都屬於別人的隱私,不一定就想被你知道。當然,如果你是生在一個開明的家庭裡,可能不會有這種煩惱。



但是人也是一種矛盾的動物,明明不想回答,但是別人問多了以後,自己也常常會去想,為什麼我單身呢?(我知道,被這個標題吸引過來的人,肯定不止一次地在心裡也問了自己很多遍。)


既然大家都很關心這個問題,那麼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這個話題吧。


針對這一問題,每個人的回答都不一樣:


「我長得不好看,好像別人對我興趣不大。」


「我沒找到跟我興趣相投的人,所以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呆著。」


「現在沒有談戀愛的時間,工作對我來說更重要。」


「剛剛結束的一段感情讓我覺得不相信愛情了……」


「我不想有一段確定的感情,遊戲人生比較適合我。」


「我很享受自由的單身生活,沒那麼多束縛。」


「好像沒找到那個我認為對的人。」


單身的你們有各種各樣的理由,有一些看似是被動的,「我只想要找到那一個對的人,但是世界無情地欺騙了我」;有些看似是主動的,「我不相信愛情」,「一個人生活更好」等等。其實這些理由的背後,都有著共性,從心理學角度分析,其實你在心裡已經默認,給自己在追求愛情道路上設立了很多的障礙,那麼這些障礙是什麼呢?

1. 防禦心理

這類人在人際交往中受到了傷害。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不同程度的傷害帶來的痛苦回憶,讓我們變得謹慎起來,不再願意去承擔可能再次受到傷害的風險。或者已經建立其心牆,不再願意對人開放自己的心。


這個防禦心理的建立可能出現在更早的時候。比如我們的童年時期,如果你是在一直被疏忽的環境下,或者親情淡漠的環境下長大,那麼成人後,你也很容易不相信感情。可能對那些對你表現出「太多」興趣的人表示懷疑,轉而去尋找那些同樣冷漠的伴侶。


當我們有防禦心理後,可能自己都很難發現是這樣的。因此我們總傾向於將單身的原因歸結於外部因素,而並沒有認識到自己可能已經封閉自己,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是對人敞開心扉的。

2. 對親密關係的恐懼

心理學家 Robert Firestone,在《你不想要那些你說你想要的》一文中寫到,我們大多數人宣稱,要找到那個愛的人,但是真愛並沒有那麼美妙的經歷,讓我們可能會推開那些愛你的人。


甚至你的不安讓你做出很多不恰當的行為,讓愛你的人離得越來越遠。現實是,大多數人只能忍受一定程度上的親密。實際上,更深入地說, 我們不一定就需要我們聲稱想要的愛情。


而這會導致我們對感情變得更加挑剔。特別是如果你之前有過不好的經歷,比如被前任騙過,或者被有感覺的男生或者女生拒絕過。


你可能對另一半的要求更高,一旦沒有達到你的要求,就更加不願意去嘗試,然後遇到新的可能,總是消極地想:「好的男人/女生都被人挑走了。」,「我再也不會遇到好的了。」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名字已經模糊不清,但是女主角的姐姐對她說的一段話,還讓我記憶猶新:「你們都說我跟你姐夫是閃婚,閃婚可能在你們大多數的印像中可能結果並不太好。可是你們大多數人都一直聲稱要找到那個另一半,有機會了又覺得這個不適合我,下一個會更好。總在尋找下一個,那你有沒有想過,現在這個可能就是最適合你的那個呢?」


3. 自卑

很多與我聊過這個話題的朋友,都向我表達了這樣的想法。他們都表達出對一段感情的嚮往,但是也同時更堅定地

表達出,沒有人會對他們有興趣。他們的內心總有一個批判的聲音在說著:「你太醜了,沒人會喜歡你的」,「你太胖了,沒人會喜歡你的」,「你太老了,沒人會喜歡你的」等等。


很多人在感情方面都缺乏自信,一個樂觀開朗的朋友,跟我說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對我有意思的,我看不上,我喜歡的,又慫到不敢主動,連跟別人說話的勇氣都沒有。」


如果是這樣,那怎麼可能會有機會呢?亦或者是跟另一半在一起了,總是想著自己不夠好,配不上他,那麼這樣也會漸漸把另一半推得越來越遠。


4. 主流

現代的女性,越來越成功,很多女性都可以自己賺錢滿足自己的需求。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靠男性來賺錢養活自己,男性的壓力可能比起古代所有經濟重擔,都壓在他一個人身上來說,也稍微輕鬆了一些。


而經濟的發展和文化的進步,人們追求的目標變了,以前可能維持生計,生兒育女是人生的追求。


但是現在,這並不是唯一的選項。那麼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一個人的生活也並不那麼難以忍受。


工作,或者是從事其他的活動,也可以讓我感到充實。那麼對伴侶的追求,也不是唯一選擇。有更多其他的事情可以讓我為之付出精力和時間。